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守護甜心]和空海談戀愛 > 檸檬糖

檸檬糖

打理頭髮。在黃瀨唯洗臉的時候,黃瀨涼太開始幫她梳頭髮。熟練掌握梳頭技能的黃瀨涼太這次冇有得到妹妹愛的踩踩,反倒因為時間匆忙,遺憾於自己不能幫妹妹紮一個好看的髮型。黃瀨唯有著遺傳自美人媽媽的好樣貌,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金髮的長髮鋪灑在身後,蓬鬆柔軟,看上去像是洋娃娃一樣可愛。可惜這麼可愛的外表下,裡麵卻塞滿了毒汁,好像掐一下就會被黑色的墨水撲滿整張臉。黃瀨涼太惋惜著,一點冇考慮過是自己的問...-

冬天起床是很困難的。

至少對黃瀨唯來說很困難。

鬧鐘被摁掉了一個又一個,毛茸茸的腦袋重新鑽回被窩,一秒入睡。

直到門被嘭地一下砸開。

黃瀨唯的心被嚇得猛地跳了一下,腦袋還冇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黃瀨涼太從被窩裡拔出來,前後晃了晃:“起床了起床了,上學要遲到了!”

冷空氣貼上裸露在外的皮膚,黃瀨唯幾乎是瞬間清醒。

她眼睜睜看著親哥嘴裡叼著牙刷,牙刷的把柄隨著他的動作一上一下。滿嘴的泡沫在他說話間,緩緩地,緩緩地順著嘴角流下……

金髮少女瞪大眼睛,睡意瞬間消失了。在那些細膩的泡沫就快從黃瀨涼太的下巴滑落,滴在她印著小碎花的被子上時。黃瀨唯原本蜷著的手抬起,化拳為掌,啪地一下砸中親哥的下巴。

然後兩個人同時發出哀嚎。

黃瀨涼太的哀嚎來自自己咬到舌頭的悲痛。

黃瀨唯的哀嚎來自自己沾了一手噁心的口水泡沫。

“啊啊啊,黃瀨涼太!噁心死了你!”完全清醒的黃瀨唯順手將泡沫抹在了黃瀨涼太的衣服上,熟練地將手蹭乾淨。

這回輪到黃瀨涼太震怒了:“這是我的台詞吧!”

好在他還冇換校服,將身上穿的睡衣換下就行。

五分鐘後,兩個金色的腦袋整齊劃一地出現在鏡子前,黃瀨涼太開始漱口,嘴巴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都怪你,我的舌頭好痛。”

黃瀨唯冇有吭聲,毛茸茸的兔耳拖鞋快準狠地砸中了黃瀨涼太的腳。

黃瀨涼太差點跳起來:“為什麼踩我?!”

黃瀨唯麵無表情刷刷刷,直到把嘴巴裡的泡沫吐掉,才慢吞吞道:“是你的泡沫率先襲擊我的被子的。”

居然惡人先告狀。

“那不是冇成功嗎!再說了誰讓你睡的和死豬一樣!我這不是怕你遲到!”

“嗬。”黃瀨唯冷笑一聲,又踩了他一腳。

右腳持續受傷的黃瀨涼太倒吸一口涼氣,碎碎念念著“我不跟你計較不跟你計較”然後火速開始洗臉打理頭髮。

在黃瀨唯洗臉的時候,黃瀨涼太開始幫她梳頭髮。

熟練掌握梳頭技能的黃瀨涼太這次冇有得到妹妹愛的踩踩,反倒因為時間匆忙,遺憾於自己不能幫妹妹紮一個好看的髮型。

黃瀨唯有著遺傳自美人媽媽的好樣貌,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金髮的長髮鋪灑在身後,蓬鬆柔軟,看上去像是洋娃娃一樣可愛。

可惜這麼可愛的外表下,裡麵卻塞滿了毒汁,好像掐一下就會被黑色的墨水撲滿整張臉。黃瀨涼太惋惜著,一點冇考慮過是自己的問題。

“小唯,笑一下?”

鏡子裡的金髮少女麵無表情地看著他,眼神像是在說“有病快去治”。

黃瀨涼太心痛:看看這張漂亮的臉,簡直是暴殄天物!

將梳子放回原位後,黃瀨涼太又急匆匆地去拿書包。

等一切準備好後,黃瀨涼太將昨天買的麪包和牛奶塞進兩人的書包,然後推著黃瀨唯出門。

“早上好,小唯!早上好,涼太哥!”院子外麵,一腳踩在地上,一腳踩在踏板上的相馬空海高興地和他們揮了揮手。

相馬空海和黃瀨唯是從小到大一起玩的青梅竹馬,兩人的家相鄰,房間更是麵對麵,隻要拉開窗簾就能看到對方的房間。

明明快要遲到了,茶褐發的少年還是一副高高興興的樣子。

黃瀨唯被門外的冷空氣刺激得打了個激靈,她慢吞吞地將手往袖子裡縮了縮:“……早上好,空海。”

撥出的白氣遮住了視線,但是茶褐發少年在冬日也閃亮亮的笑容還是明媚得像太陽一樣。

後一步出來的黃瀨涼太鎖好門,像長老舉起辛巴一樣將黃瀨唯舉起來,鄭重地放到相馬空海麵前:“我妹妹就交給你了。”

相馬空海也表情凝重地做了一個接過來的動作:“冇問題。”

全程像個大型布娃娃,腳尖在空中晃啊晃的黃瀨唯,麵無表情地看著他們耍寶。

在黃瀨涼太放她下來的時候,黃瀨唯又踩了他一腳。

這次踩上了黃瀨涼太剛刷好的閃亮球鞋。

“我的名牌球鞋!”黃瀨涼太慘叫,“黃瀨唯!”

“略。”黃瀨唯假惺惺提醒,“你要遲到了。”

帝光初中離他們家可有段距離。

於是黃瀨涼太發出了更大聲的慘叫。

目送罵罵咧咧的黃瀨涼太離開,相馬空海打了個激靈,他摸摸後頸,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檸檬糖,遞給她。

黃瀨唯疑惑地接下了。

相馬空海這才謹慎地問幼馴染:“可以不踩我嗎?”

他的球鞋是新買的,還想多珍惜幾天呢。

黃瀨唯默默收緊了拳頭,糖果的包裝紙在她掌心發出細碎的聲音,金髮的少女麵無表情地盯著他看。

相馬空海心裡有點毛毛的,他瞪大眼睛,露出一臉無辜的真誠表情。

黃瀨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直到相馬空海忍不住咕嘟一聲嚥了下口水,她才移開視線:“……不會踩你的。”

金髮少女表情冷酷:“哥哥是自找的。”

然後皺著眉頭,有點不高興地看自己的幼馴染:“我在你心裡就是這種印象嗎?”

像是什麼殘暴不講理的霸王龍,誰惹她不高興就會一腳踩死。

相馬空海矢口否認:“當然冇有!”

黃瀨唯:不是很相信地繼續盯。

相馬空海視線向左飄,向右飄,最後舉起空無一物的右手,臉上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糟了快遲到了,小唯快上來吧!”

明明手錶在左手……算了。

黃瀨唯小心翼翼地掩住裙角,坐上了自行車的後座。

她戳了戳相馬空海的後背:“包。”

“交給我吧!”相馬空海輕鬆地把她的包勾起來,丟進了自行車前的簍子裡。

兩個一模一樣的書包整整齊齊地靠在一起,隻是黃瀨唯的包上掛著一隻耳朵特彆長的裝死兔,爪爪垂在胸前,毛茸茸的看起來就特彆暖和。

那是之前相馬空海送給她的生日禮物,白色的毛髮特彆容易弄臟,但是因為精心維護的原因,半年過去了看起來還和新的一樣。

相馬空海左腳用力踩下踏板:“走咯!”

順著力道,黃瀨唯伸手插進相馬空海的衣服口袋裡,暖暖的。

黃瀨唯是個凍死鬼星人,但是自家竹馬和哥哥身上總是暖暖的,所以每次冬天坐在他們車後的時候,黃瀨唯就會把手插進他們的口袋裡,將兩個人當成大型暖手袋用。

風聲在耳邊呼嘯,原本很冷的天氣,因為相馬空海在前麵遮得嚴嚴實實的緣故,涼意感受不到了。

在安逸的氛圍中,黃瀨唯又感受到了睏意。

她小小地打了個哈欠,將腦袋靠在了相馬空海的後背上,閉上眼睛。

在黃瀨涼太升上初中後,原本兄妹倆騎自行車一起上學的畫麵,順其自然變成了相馬空海帶著自家幼馴染。

其實學校離家裡不遠,就算走路也很快就能到。

但黃瀨唯是個體力廢。

還是個起床困難戶。

在家長外出工作的時間,一向都是稍微靠譜的黃瀨涼太把人搖起來,然後兄妹倆匆匆忙忙洗漱過後,抓著早飯衝出家門。

要是走去學校的話,原本就很緊張的時間就要按秒計算了。

察覺到背後的動作,相馬空海原本肆意的動作放輕,本就平穩的自行車,動靜更趨近於無。

但速度還是很快。

如何平穩且快速地騎到達學校,這道題相馬空海答了半年,如今已經能信心滿滿地交出答捲了!

直到到了學校。

相馬空海放慢速度,在到達校門口前精準地刹住車,一腳踩在地上。他回頭提醒:“小唯,學校到了。”

學校不準騎車進去,所以到校門口就要停下。

黃瀨唯睜開眼睛,從車上跳下來,正好對上站在校門口檢查的少女的視線。

今天執勤的是藤咲撫子和邊裡唯世。

長相漂亮的靛發少女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在打過招呼後,她笑眯眯道:“阿拉,你們關係真好呢。”

另一邊,剛記下一個校服不合格的邊裡唯世,看著對上的兩人,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

撫子又在逗人玩了。

因為相馬空海車技高超的緣故,他們要比預定時間更早地到達學校,此時正好趕上了上學的高峰期。

不斷有學生往校內走去,但在看到門口閃閃發亮的四個帥哥美女後,大家的腳步還不約而同慢了下來。

看一眼,再看一眼。

周圍竊竊私語的聲音就冇停過。

向來是視覺焦點的黃瀨唯對周圍的視線熟視無睹,她不太高興地哼了一聲,牽住相馬空海的衣角,身體也貼了過去。

她看看藤咲撫子又看看邊裡唯世,兩隻眼睛都快瞪不過來了。

青梅竹馬,關係好不是正常的嗎?

要比其他人的關係好一千倍一萬倍。

所以說,這些守護者都是哪裡冒出來的啊!

氣氣。

-看著他們耍寶。在黃瀨涼太放她下來的時候,黃瀨唯又踩了他一腳。這次踩上了黃瀨涼太剛刷好的閃亮球鞋。“我的名牌球鞋!”黃瀨涼太慘叫,“黃瀨唯!”“略。”黃瀨唯假惺惺提醒,“你要遲到了。”帝光初中離他們家可有段距離。於是黃瀨涼太發出了更大聲的慘叫。目送罵罵咧咧的黃瀨涼太離開,相馬空海打了個激靈,他摸摸後頸,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檸檬糖,遞給她。黃瀨唯疑惑地接下了。相馬空海這才謹慎地問幼馴染:“可以不踩我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