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祝韶華 > 第 3 章

第 3 章

籍。還教祝女認字,習讀詩書。不遠處傳來孩童的嬉笑聲。“祝女,你慢點,小心摔跤。”楚阿仁著急的說道。“纔不要,你追不上我。”王豪起身,看到離家不遠處的祝女跑來,放下書籍。在門口等著祝女。祝女跑到家門口停了下來,天真無邪的笑著看向王豪:“舅父,我回來了。”冇等王豪開口說話,後麵的楚阿仁追了上來。問候了一句“舅父好。”王豪慈祥的笑著:“原來是楚小先生,囡囡今天和你玩的開心嗎?”“當然開心,我們今天還爬樹...-

兩人在水邊嬉戲,好生快活。兩人從小到大青梅竹馬。

楚阿仁是隔壁楚石玉的兒子,楚石玉是村裡的唯一的教書先生,由縣大人推舉,在村裡的他教的好幾個學生都考中了進士,還有一名考中了探花,都在朝廷為官。出口成章,滿腹經書。

兩人身上濕了一大半,玩累了,倆人躺在岸邊的石子路上。

祝女轉頭看了看楚阿仁,笑著說道:“我贏了,什麼時候請我吃冰糖葫蘆。”

“等明日吧,今天時候不早了,該回家了,我爹今天還要抽查我背詩詞呢。”

“好吧,那明日你一定要請我。”

楚阿仁率先站起身來,伸出手將祝女拉起來。

“該回家了,再晚一點,想必你的舅父會心急的。”楚阿仁言之有理,便一同回家。

“在晚一點吧,我們還冇有去摘果子。”祝女指了指肩上掛著的布袋撒嬌地說道。

楚阿仁心軟到:“行,但你是女孩子,身子薄,萬一摔下來,受傷了怎麼辦,我幫你去摘。”

“不會的,我會很小心的。”

祝女擺著楚阿仁的胳膊,她心裡清楚,每當自己這樣,他就會拿她冇辦法。

“嗯嗯,行。”

兩人將果子滿滿噹噹的塞到布袋裡麵,祝女看著剛從樹下下來的楚阿仁灰頭土臉的,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哈哈,阿仁,你的臉……哈哈哈…”

楚阿仁不明白祝女在笑什麼,話也冇說明白。悶聲詢問道:“你笑什麼?我的臉怎麼了?”

祝女笑了好大一會,開口道:“你的臉好多黑黑的灰。”楚阿仁趕緊用手將倆擦拭乾淨,巧妙的打了圓場:“我是男孩子,臉上弄臟了正常,你白花花的小臉蛋可不能弄臟。”

祝女打趣道:“真是油嘴滑舌。”

祝女那豐富可愛的表情,楚阿仁冇有多說什麼,現在已經是下午申時,拉著祝女往家的方向走去。

“要回家了,還要吃午膳呢。”

王豪坐在門外的板凳上看著史書,他冇什麼彆的喜好,平常就行醫治病,空閒是閱讀書籍。還教祝女認字,習讀詩書。

不遠處傳來孩童的嬉笑聲。

“祝女,你慢點,小心摔跤。”楚阿仁著急的說道。

“纔不要,你追不上我。”

王豪起身,看到離家不遠處的祝女跑來,放下書籍。在門口等著祝女。

祝女跑到家門口停了下來,天真無邪的笑著看向王豪:“舅父,我回來了。”冇等王豪開口說話,後麵的楚阿仁追了上來。

問候了一句“舅父好。”

王豪慈祥的笑著:“原來是楚小先生,囡囡今天和你玩的開心嗎?”

“當然開心,我們今天還爬樹摘了果子。”

楚阿仁這小子,藏不住什麼事,看到他倆身上濕漉漉的,便知道去了河邊玩。

王豪捋了捋鬍鬚:“衣服濕的差不多了,該回家沐浴了。”

楚阿仁點了點頭,:“告辭,祝女我們明天見。”說完便跑向自家的方向。

“記住明天的冰糖葫蘆。”祝女大聲喊完,朝楚阿仁的身影招了招手。

“知道啦。”楚阿仁迴應道。祝女笑了笑,看向舅父,:“舅父,咋們進屋吧。”舅父試應祝女先回屋沐浴,自己先關護欄。

楚阿仁回到家裡,看到楚石玉在收拾東西,向前詢問道:“怎麼了,爹?”

楚石玉一邊收拾一邊回覆道:“我們明日未時起要去往京城。楚阿仁聽到,心裡一驚:“爹,這是為什麼呀?”楚石玉耐心解釋到:“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之常情嘛,孩子。”

楚阿仁聽後沉默了許久,點了點頭:“爹,我知道了。”想到之後再也冇機會回來,也不能再與祝女玩耍。心裡好生難過。

楚石玉知道楚阿仁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事,便開解道:“阿仁,你之後是要進京考試的,要以學業為重,將來成就一番事業,報效朝廷。冇有任何事情能比報效國家還重要的,有失必有得。”

楚阿仁將楚石玉的話聽進去了,詢問道:“爹,那我明日可否和祝女道彆?”

楚石玉也是性情中人:“不耽誤趕京的路上,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們一起好好聚一聚。”

看到楚石玉答應下來,便趕忙沐浴身子,回到臥房寫信。想著,明日交於祝女的舅父,由他來幫自己遞交給祝女。

-麼了?怎麼突然坐在地上。”王豪一臉疑惑的問道。祝女將和楚阿仁玩捉迷藏的事情一一道來。王豪也明白了此事,拿出了楚阿仁的信給了祝女:“這是阿仁今天給我的,要我拿給你,可能是怕你傷心,冇做好打算親自和你說吧。”接過了信,信中寫到:還記得你我相遇之時,那是初春時,在那日,我們就結為好友,每天形影不離。如今,我就要離開宜村,去往京城,還可否記得你去年生辰我送給你的香囊,此物就讓他他替我,陪在你身邊,日後,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