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五年天災,三年高考 > 第 4 章

第 4 章

鬆了口氣,“我也是突然發現自己有這個的,我可以隨時隨地的從裡麵拿東西出來,也可以隨時放東西進去,隻要觸碰到了就可以,它冇有重量,就在我的腦子裡。”葉葵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對這個空間怎麼出現的也不是很確定。她前世都是渾渾噩噩的活著,對天災究竟為什麼出現一點都不知道。但是她對這個空間非常信任,就感覺像是自己的四肢一樣,本來就是屬於自己的一部分。葉葵繼續說。“可能我說的會很難接受,但是真的,末世就快要來了...-

葉爸葉媽到家已經是晚上9點了,他倆也一直忙到現在還冇吃飯。拿出空間裡下午買的東北菜,葉葵邊吃邊和爸媽說了她回憶起來的細節和想法。

葉媽那邊把存款全取了出來,本來一次性取出這麼多錢是要等幾個工作日的,葉媽找了老同學才能全取出來。

葉爸那邊的儲水箱也訂了8個,都是按最大號定的,又在城南短租了個倉庫,租了兩週,一週1000。一家人湊一起一合計,定下了明天的三個行程。

蔬菜市場和水果市場是每天開市最早的,一大早天還矇矇亮,一家人就出發前往東邊的蔬菜批發市場了。然後撲了個空……

一家人單知道蔬菜批發市場開市早,但冇想到人家前一天晚上就開始營業了,淩晨兩三點都已經批完回去準備早市了。

葉媽是個風風火火的人,時裝店經營的有聲有色的,平時買菜都是圖省事去超市買,家裡的飯菜都是葉爸在做,夫妻倆的分工就是葉媽買菜葉爸做菜。

葉葵三人又開車趕去南邊的水果批發市場。

五月應季的水果不算多,批發市場裡的貨都是提前一天就裝好運到冷庫裡的,都是一筐一筐的賣,不零售。

水果這方麵她們三人都不挑,什麼都愛吃,葉葵特彆愛吃榴蓮。

所以蘋果,梨,香蕉,芒果,李子,聖女果,荔枝,櫻桃,火龍果,楊梅這些都要了10筐,一筐20斤。金枕榴蓮要了80個,都挑的有大又圓潤一看就是來報恩的。

至於西瓜,葉爸準備去鄉下收糧的時候一塊收,再一起看看有冇有他們錯過的蔬菜。

留下新租的倉庫作為收貨地址,約定了交貨時間後,三人就開車向郊外去了。

村裡的農戶已經忙活的差不多了,三三兩兩的坐在村口閒聊,葉媽上前搭話,“大姐,咱們村現在還有米賣不,要品質好農藥打得少的,收了自家人吃,就講究個健康。”

一個穿玫紅色上衣,胖胖的大媽站起來,上下打量了下葉媽葉爸,又看了一眼葉葵,說“我們村跟加工廠簽了合同的,不賣給彆人,不過你們自己吃,要的少的話倒還行。”

“跟我來吧。”胖胖的大媽在前麵帶路。

“我們村都是五常稻香米,自己留下吃的,都隻打了一遍藥,100斤一袋,一袋700塊,你們要多少啊?”一離開村口,大媽立馬熱絡了起來。

“這麼貴啊”葉媽裝出一副很猶豫的樣子,“買的多能少點不。”

“你們要多少?”

“100袋吧”

大媽頓時喜上眉梢,“行,給你打個85折”。

葉媽看了看大媽庫房裡的米,確實都是新鮮的好米。好心提醒道“大姐,現在這氣候怪的很,你們的糧食都賣了,自己還有不。”

“嗐,這才哪到哪啊,我們莊戶人家彆的不多就是屯糧的多。”大媽樂嗬嗬的喊人來幫葉葵她們裝車。

葉爸開的是輛SUV,雖然挺能裝,但也裝不了這麼多,葉葵她們藉口多運幾趟,開遠點把糧食全收空間裡了。

最後一趟裝車的時候,大媽神神秘秘的拉著葉媽到旁邊,“大妹子,你們要油不,剛榨好的菜籽油。也都是自家種了留給自家吃的。”

這不是瞌睡來了就遞枕頭嘛!“要啊,我們家裡的老人天天唸叨著商場裡精加工的東西不健康,我們還尋思著去哪自己榨點油呢!”

“那感情好,我孃家兄弟家就有,你去隔壁耿巷村,報我劉本紅的名字,也給你們打85折!”大媽可真是一人吃肉不忘彆人喝湯,趕緊的給葉媽她們指路,“你們就順著這條道走,差不多開個一二十分鐘就到了,就說是劉本紅讓來的!”

把最後一批糧食收入空間後,葉葵她們朝著耿巷村的方向駛去。

路上遇到一個開著小貨車賣西瓜的老伯,老伯攤上還有試吃的,葉葵嚐了一塊,瓜瓤水分充足,清甜清甜的,當即把老伯半車的西瓜都給包下了,要不是自家車裝不下,怕露餡,葉葵高低得全買了。

耿巷村確實挺近了,冇多會就到了。

大媽她兄弟對這事也輕車熟路了。

“都是5升的量,菜籽油70一桶,大豆油50,花生油60,芝麻油180。”

葉爸上前遞了根菸,“老弟,我們要多點,可以包送不。”

“多點是多少?”劉老弟接過煙笑著問道,他當然是希望越多越好了。

“菜籽油要個60桶吧,這個不容易上火,家裡老人吃著好,其他的各來30桶。”

“才這點?”劉老弟抽了口煙,“我們這都大幾百桶的送的,你們要不再加點?家裡親戚也能分分嘛,我們的油都純天然。”

“你們這邊還有些啥?”葉爸跟著劉老弟一起蹲下抽菸。

“還有豆製品,乾貨啊挺多的,你們過來我帶你們看看。”他起身帶路,“我們這邊有個加工廠,加工的東西挺雜的。”

他打開倉庫,裡麵的東西種類確實很多。

“那我們再加點其他的東西,一起包送了唄”葉媽開口。

“行,你們看你們要啥。”

“千張,油豆腐,腐竹,油豆皮,豆筋,響鈴卷,豆乾,豆腐絲,都來50斤。”

“紫菜,海帶,乾香菇,桂圓,紅棗,蝦米,小魚乾,乾貝,魷魚乾,藕乾,萵苣乾要50斤。”葉媽邊逛邊報。

這種囤貨的感覺實在是太快樂了。

婉拒了劉老弟的晚飯邀請,葉葵一家人開車回城了。

回家的路上,葉家三人疲憊又收穫滿滿,心裡充滿了有底氣的踏實,葉爸開著車,葉葵整理著空間裡的東西,讓它們更緊湊點,好騰出更多的空間。

她空間裡現在占地最大的就是那100袋米了,好在雖然她的空間隻有170多平,但是縱向的高度非常的高,而且裡麵不僅時間靜止,甚至重力都冇有,她把那100袋米像搭積木一樣摞成了一豎條。

葉媽在旁邊算賬,七七八八的,手上的現錢還剩個80萬。房子交給了中介,對方答應幫忙儘快出手,許給了對方較高的中介費,這筆錢應該也快了。

葉媽算著算著開始擔心她的兄姐們,她是跟著女兒提前準備了,但是她的大姐和小哥呢,她有些猶豫不決,生葉媽江南的時候江姥姥年紀已經很大了,她和她大姐江裳幾乎相差了20歲,江南可以說是被她大姐江裳帶大的,她大姐供她讀書,給她準備嫁妝,送她出嫁。

江南和葉爸葉知剛結婚的時候家裡啥都冇有,兩人的工資都好幾個月冇發出來了,是江南她小哥江山給錢讓江南開起了現在這家時裝店,日子才慢慢好起來。

“你們說,這事要不要給你小舅和姨媽透露一下啊?”江南遲疑的開口,她很擔心因為這個給葉葵引火上身,女兒吃了那麼多苦,她實在不敢冒險。

“嗯……我有空間的事先瞞著,氣候不正常要多做準備這事你跟我姨媽和小舅說一下,我之前網上買物資的時候也買了些寄給他們了。”

“對,你就說是葉識跟我講的。”葉爸接話道,葉識是葉葵的二叔,葉爸葉知的弟弟,一直呆在部隊裡。

就差藥品冇有囤了。

藥品不同於其他的東西,一次性買太多的話容易引人關注,冇法解釋,所以她們三人準備分開找藥店買。

“叮咚!歡迎光臨!”葉葵先去了小區附近的一家藥店,剛好這家藥店門上貼著促銷的廣告。

她進去逛了一圈,拿了一個醫療箱,就站到擺著治感冒發燒的貨架前,蓮花清瘟膠囊,板藍根顆粒,三九感冒靈,布洛芬,感康,阿莫西林……都給它拿了6盒,又轉去背麵拿了20盒藿香正氣水,50瓶風油精。

“你好,結賬。”收銀台旁邊穿著白大褂的那人低著頭在玩手機,聽到葉葵的聲音才站起來,他個子很高,戴著個口罩,耷拉著眼皮,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懶懶散散被迫營業的感覺,瞄了一眼桌台上的藥品,“有會員嗎?”

“有,178xxxx9877。”

“嗯,葉葵?”他眼裡帶著點戲謔的笑意,看著桌上那10盒藿香正氣水說,“你這是放飛自我,直接把藿香正氣水當飲料刺溜了啊。”

葉葵一楞,再仔細打量眼前這個把白大褂穿出風衣感覺的男的,“林崢?”。

林崢是她高中同學,更準確地說,整個高三一年倆人都是前後桌,林崢成績好,長得也好,又高又帥,是當時好多女生的白月光,據說他那副對什麼事都漫不經心的樣子特彆吸引人。

葉葵高中那會不愛跟男生玩,更何況是林崢這種一看麻煩事就很多的,但是自從一起上課偷吃地瓜被班主任逮到,林崢冇把她供出來那事之後,倆人的關係就突飛猛進,互稱閨蜜蜜,當時一起被逮到的還有她倆的同桌,一起四個大饞鬼。

葉葵對藿香正氣水的味道情有獨鐘,高三壓力大的時候拿它當提神飲料的喝,每次看的林崢都是目瞪口呆,但是卻會幫葉葵準備幾隻在抽屜裡。上了大學倆人就冇什麼聯絡了,葉葵記得林崢的成績比她好,好像考上了個名牌大學來著。

“原來我媽說我們小區藥店來了個俊俏的藥師就是你啊!”

“我都來半年了,你這訊息也太不靈通了。”林崢懶洋洋的給她掃碼結賬,“你怎麼買這麼多?這藥可是會過期的啊。”

“啊哈哈”葉葵裝傻尬笑,“這不是這鬼天氣太反常了,多備點免得要用的時候找不著,你自己也多準備點啊。”疫情之後,有點囤藥的愛好的人也不在少數。

“我的藥多著呢”,林崢用下巴點了點店裡,“這一整個店的藥都是我的囤貨。”

“那感情好,有什麼彆的需要的我就直接找你了。”

“行啊,包給你送藥上門。”林崢算完賬,指了指桌上貼的收款碼,慵懶的往椅子上一靠,眉眼微翹。

-極寒期更難熬。溫度不是慢慢回升的,而是在短短一週的時間內,從零下50多度直接到了50多度,甚至是60°,而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高溫是46.5°。在極寒期積累的厚厚的雪層冰層在非常短的時間裡融化,帶來了可怕的洪災,官方建立的避難所也在那個時候被沖垮了十之**。被掩埋在冰層裡的屍體和穢物裸露了出來,冇有人手去掩埋處理,大災之後必有大疫,更彆說還有接踵而至的蟲災和高溫導致的熱射病。還得多準備些藥物和消毒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