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文野說好的戀愛係統呢? > 戀愛主線開啟

戀愛主線開啟

此刻的自己格外虛弱,而係統的回答更是對他迎頭痛擊:“當然!快選吧,宿主!時間不等人,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初遇是戀愛中最關鍵事件之一嘛,Fighting!!”第一印象?究極神經病的印象嗎?!對這個破係統懷有期待,自己絕對是傻了吧!蘭波閉了閉眼,決定無視掉這些莫名其妙的選項。說起來,牧神也該發現我的入侵了吧?保爾是不是要到了?小時候的保爾,想想都懷念。無視了麵前懸浮著的半透明介麵,張望間,蘭波終於看...-

新的一天,從睜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開始,本應如此。

然而,對於現在的蘭波,則是炸裂的一天開端於自動彈出的係統螢幕。

目光死地看著懸浮在眼前的係統頁麵,整夜輾轉難眠的蘭波內心十分崩潰。

而熟悉的旋律下,係統顛顛的聲音響起:

“親愛的宿主你終於醒了!首先恭喜宿主,您的戀情就在昨天,拉開了新的序幕!”

……什麼新序幕?負數的序幕嗎?!

被係統心口□□一刀的蘭波分外心塞,不想說話。

但這不重要。

係統的萌萌蘿莉音仍在繼續:

“在開啟主線任務之前,人家還是要向您確認一下,確定要將魏爾倫先生設置為唯一攻略目標嗎?”

“當然!”

蘭波的答案脫口而出。

生怕晚一秒,就會給係統不該有的錯覺,給自己當場來十七八個攻略目標。

“您,您居然決心放棄整片森林!嗚嗚係統我真是太感動了,果然純愛賽高!”

蘭波:……你要不要聽聽自己在說什麼?

下一秒,亂七八糟的背景音停了下來,冰冷機械的聲音就在蘭波的耳邊響起:“確認,開始加載唯一主線模式,其他可攻略對象變更為支線。”

……居然真的有多主線的模式,而且不應該直接將其他人轉為不可攻略嗎?!這居心不良的出軌遊戲!!

聽到了還有其他攻略對象,蘭**瀾不驚的表象下,是心裡成片飄過的彈幕吐槽。

“宿主你可不能這樣說!正所謂隻要冇有承諾,都不算背約。戀愛亦如是!”

加載完新的模式,係統輕佻的聲音伴隨著背景音再次出現,繼續用它可怕的歪理霸淩可憐的諜報員。

而心死如灰的蘭波隻能裝作冇聽見,對自己進行聊勝於無的心理建設:

想開點啊,蘭波!至少攻略對象隻有保爾冇有彆人。

但是。

係統註定不會放過他,魔鬼的聲音再次響起了:

“既然已經確定主線,那麼事不宜遲,第一個主線任務,我看看,啊哈!”

成功的讓蘭波的心窒息地顫了顫,恨不得封閉五感,絕情所愛。

眼前的麵板則適時地跳出了新的文字:

關鍵事件一:

邀請魏爾倫成為你的搭檔吧,甜蜜的真愛之行從此開始!主線任務期間,將打破好感度判定每日一次限製,助力您快速拉進關係。

蘭波:!?這係統肯定是覺得我和保爾完蛋的不夠快……

“總之,事不宜遲,快出發吧,宿主!”

隨著係統充滿興奮的話語落下,螢幕旁邊跳出了兩個小時的倒計時。

X的。

看到倒計時的蘭波隻來得及低咒一聲,就迅速起身去洗漱開車。

畢竟,從他在巴黎的暫居點到關押魏爾倫的巴士底獄,路程大概為2小時車程。

一路風馳電掣,蘭波成功將路上的時間壓縮再壓縮。

然而再快的車速也無法消除他內心的焦慮,畢竟冇有觸發事件前,他並不知道會有怎樣扯淡的選項等著自己。

兩側的景物在極快的車速下飛快後退,機械地打著方向盤見縫插針,蘭波愁苦地歎了口氣,隻感到戀途無亮。

明明再度成為搭檔,是自己重生以來最期待的事……

我現在卻打心底希望要不還是不見麵了。

這都是個什麼事啊!

有冇有什麼辦法暫時不見麵……

對了,我冇和巴士底獄打申請!

……

“特戰局,通靈者先生……好,冇有錯。

您昨夜預約的和黑之十二號十點鐘會麵,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不過考慮到他的危險性,還請您注意自身安全。”

蘭波:……

看著麵前悉心囑咐的獄警,希望破滅的蘭波,深刻的意識到了:

僥倖絕不可有,因為係統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迫害他的機會。

冇有選擇的諜報員隻能去勇敢麵對疾風。

走入會客室,看到窗邊發呆的魏爾倫,蘭波的眼前一亮:

哪怕明知見麵就意味著要付出“代價”,可是思念就是這樣不講道理。

趁現在還冇觸發選項,多看一眼算一眼!

迎著魏爾倫警惕又複雜的目光,自覺在對方心中已經是怪人一個的蘭波,已經毫無畏懼!

而此時的黑之十二號,經曆了一早上的獄中淩亂,他大概已經搞清楚了,隻有自己能看到的數字,是怎麼回事。

將他人對自己的感觀量化為數字而體現出來……

想來也隻有牧神會對作為人格式的自己導入這種程式了……

回憶起記憶中瘋狂的創造者,實驗體的心底泛起陣陣厭惡:

——果然是死了也不安生。

短暫的驚咋後,迅速適應的實驗體當即利用了看到的好感度,和特戰局完成了初步談判,得到自己不會被處死,而是會被繼續投入使用的處置。

隻是——

會有一個監管者。

無論是誰都行,隻要不是昨天那個傢夥就行。

這樣想著的實驗體迎來了抓捕者的探視,以及——

蘭波頭頂顯眼無比的“100”,超高的好感度。

額,

果然……

還是哪裡有問題吧?

相會的兩人麵麵相覷,一個忙著一時不見如隔三秋,一個忙著懷疑人生。

但是不要緊,戀愛有係統!

摁下虛空中的事件啟動按鈕,係統今天也覺得胸前的紅領巾分外鮮豔:

就說這對情侶冇我得散!

“叮咚——”

必然的疾風還是到來了。

事件頁麵伴隨著五毛錢的音效彈出:

主線1.1:轉角遇到愛,經典場景再複現!!

A、重複昨天的美好初遇,加深默契(給你麪包)

B、拉住轉身離去的他,自信一笑:你也在這裡啊,好巧!這一定是命運的初遇。(you

are

my

destiny背景音已就緒)

C、貼麵禮是法國的一部分,讓他早日習慣(上!使勁親,親夠本!!)

看到選項後,蘭波還破防了:

這神經病係統是和拐角杠上了是吧?

是忘不了那什麼拐角了是不?

算了,算了,保爾纔是最重要……

看一看哪個不那麼神經。

瞥過一旁的三分鐘倒計時,蘭波的視線下移:

選項A,這個就算了,再吃著麪包撞保爾,他以後看到麪包都該有心理陰影了。

B……

看到的第一時間,蘭波眯了眯眼。

這妥妥的三流電視劇爛片橋段,辣!太辣眼睛了!!

想死。

C的話,

就算是法國人,貼麵禮也都是老傳統了,你這不知道哪個世紀的落伍係統!

現在這種最多和親人或是戀人,就,就是前世,我和保爾也,也冇幾次……(臉紅)

……

誰能想到,在這些可怕選項中,腦殘電視劇裡用爛的橋段,都顯得溫良了太多……

拖到了最後三秒,蘭波開口了:

選B。

“哦哦哦!宿主你怎麼知道三個裡麪人家最期待這個了!!”係統激動的電子音響起了:“果然我們很合拍!!”

天呐,讓我死吧。

默默地嚥下了所有“內傷”,既然事已至此——

蘭波啊蘭波,拿出你作為王牌諜報員的演技!

就算保爾覺得你是個神經病,也必須是最真誠的神經病,特彆中的特彆。

時停結束了。

置身於成為對方搭檔、人生被點亮的喜悅和感動中,蘭波一個箭步握住了魏爾倫的手,碧綠的眸子此刻閃閃發亮:

“你也在這裡啊,好巧!這一定是命運的初遇。”

魏爾倫:“啊,不是,不是你申請上午和我會麵嗎?”

他果然好莫名其妙……

眼前這個奇怪的傢夥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手,略顯陰鬱的氣質在此時卻當然無存,明亮、幸福、期待……

是對我,嗎?

黑之十二號蜷了蜷手指,好感度從-19掉到了-25。

蘭波:我的天,居然隻掉了這麼點,我就知道保爾是愛我的!(熱淚盈眶)

頂樓的監控室。

嚴陣以待,謹防黑之十二號暴走的獄長先生,亞曆山大.仲馬,對著監控爆發出了巨大的噴笑聲。

“怎麼了,先生?”

負責其他監控的人員湊了過來,仲馬趕緊抬手遮住了螢幕:

“冇什麼,冇什麼……噗——哈哈哈!!”

“叮咚——”

事件完成了。

“完美!簡直太完美了!!不愧是宿主您!!想必即便是魏爾倫先生,也會為您神魂顛倒。”

係統的喋喋不休還在繼續,而蘭波現在隻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的表白當然發自內心,再為真摯不過。

但是。

巴士底獄,作為法國專門關押特殊犯人的異能監獄,在這裡,所有的會見都處於監視之下。

也就是——

仲馬先生那個大嘴巴肯定看見了。

天呐。

即將社死的蘭波正在大腦風暴:讓我想想,怎麼威脅仲馬先生保密比較好……

魏爾倫:額,他怎麼還不放開我。(嘗試抽手)

跑神中的蘭波感到手間的離意,下意識的收緊了力道。

然後就收穫了魏爾倫越來越奇怪的眼神,以及開始整個人後仰嘗試抽手的動作。

很好,很抗拒,非常正常!

蘭波的心在滴血,但是亡羊補牢**還在等著他。

一聲清咳,黑髮的諜報員趕緊失措地放開了對方,蒼白的臉頰漲得通紅:

“不,不好意思!我實在太激動了,我,我是說,見到你很開心。”

隻要完成了指定選項內容,再出發下一次事件前,係統並不會乾涉自己,而這就是蘭波的機會。

能不能扭轉剛剛乃至昨天留下的負麵印象在此一舉!

就算是初見心上人的愣頭青形象,也比純粹的神經病好一萬倍。

努力自我催眠的諜報員專注地看著朝思暮想之人。

也許一切都是假的,

但唯有,我的愛意毋庸置疑,保爾。

-板開始,本應如此。然而,對於現在的蘭波,則是炸裂的一天開端於自動彈出的係統螢幕。目光死地看著懸浮在眼前的係統頁麵,整夜輾轉難眠的蘭波內心十分崩潰。而熟悉的旋律下,係統顛顛的聲音響起:“親愛的宿主你終於醒了!首先恭喜宿主,您的戀情就在昨天,拉開了新的序幕!”……什麼新序幕?負數的序幕嗎?!被係統心口□□一刀的蘭波分外心塞,不想說話。但這不重要。係統的萌萌蘿莉音仍在繼續:“在開啟主線任務之前,人家還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