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文野說好的戀愛係統呢? > Galgame戀愛係統?

Galgame戀愛係統?

進實驗室時,三個選項突兀地出現在視野之中:A、少女漫大作戰~叼著麪包和那個他轉角相遇,觸發愛的碰撞吧!B、霸道總裁大作戰~將那個他抵在牆上,對他說出“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的經典名台詞吧!注:牆咚是每一對cp都要經曆的洗禮哦~C、少嗶嗶,直接撲倒!蘭波:???這是什麼神經病選項!?“你確定這三個選項是認真的嗎,係統?”踹門前還氣勢如虹的諜報員感到此刻的自己格外虛弱,而係統的回答更是對他迎頭痛...-

法國特戰局,巴黎總部。

“牧神實驗室的任務就在明天吧?你準備得怎麼樣了,通靈者?”

牧神實驗室……這個任務終於來了啊,蘭波與親友魏爾倫相遇的開端。

問話的人是蘭波的上司,艾略特長官。

這隻是任務前的慣例詢問,蘭波很清楚,隻需要像往常一樣隨便敷衍過去就行。可他什麼都冇有回答,愣愣站在原地,視線飄忽地定在了長官發頂。

蘭波奇怪的視線讓被盯著的艾略特吞了口口水:

眼前這位下屬高傲又淡漠,對於任務之外的事情可以說是漠不關心,但如今卻這樣看著自己,莫不是……

我的假髮被髮現了?

不要啊!年過四十就禿頂這種事,絕對不可以被彆人知道啊!

當然,神遊天外的蘭波對長官的禿頭和假髮冇有半點興趣,他感興趣的始終隻有未來的搭檔、親友以及愛人保爾.魏爾倫。

他隻是有些受到衝擊,為自己看到的:

視野中那顆標有數字的橙色愛心靜靜飄在長官頭上,年輕的諜報員隻感覺自己的母語就是無語:

為什麼艾略特長官都能算攻略對象?!這個自己重生後綁定的這個galgame戀愛係統也太扯了吧!!

是的,重生。

——阿蒂爾·蘭波是一個重生者。

前世,蘭波的人生是大寫的bad

ending。

他是法國特戰局的諜報員,履曆優秀、無一敗績,除了……那唯一的一次失敗。

在前往日本回收高能實驗體的任務中,他與自己的搭檔、摯友、乃至愛人———保爾·魏爾倫決裂。

中原中也體內的荒霸吐暴走,蘭波在爆炸中失去了記憶,加入港口Mafia,遊蕩在橫濱這片不屬於自己的異土他鄉。

八年後,為了追尋失去的記憶,他製造前任首領複活事件,卻被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聯手擊敗,身死他鄉。

在生命的最後,他隻能虔誠地祈禱著摯友能夠活下去,便留下異能體,捨棄意識化為特異點。

然後……

然後蘭波就莫名其妙的重生了,不僅回到了他和魏爾倫還未相遇的16歲,還綁定了一個galgame戀愛係統。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剛剛重生的蘭波從噩夢中驚醒,還冇來得及感傷,一陣極為洗腦的樂聲就強行擠進腦海,將諜報員名為“失眠”的夜生活攪得粉碎。

“你愛我,我愛你,米X冰城甜蜜蜜~”

“恭喜宿主綁定本galgame戀愛係統!”

“還在為攻略對象難以揣摩、若即若離而苦惱嗎?還在為攻略對象油鹽不進、難以攻破而氣餒嗎?有了本係統的幫助,視線所及皆是魚塘,本世紀海王TOP1非你莫屬!”

蘭波:……什麼玩意???

不需要!退貨!快把這魔性BGM關了!

然而洗腦的背景音樂還在循環往複,係統的機械音極其欠揍,“親親重生已滿七天,所以七天無理由解綁已經結束哩!”

蘭波:……

那夜,蘭波依舊失眠了,他花了前半夜接受自己綁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galgame戀愛係統的事實,並浪費了後半個夜晚,將花裡胡哨的係統宣傳手冊讀了一遍。

簡而言之,這個galgame戀愛係統就和大多galgame遊戲的宣傳的一樣,可攻略對象多,主線、支線劇情豐富,選項多樣有趣,好感度真實合理。

當然,有句老話說得好,圖片僅供參考。

能把40歲禿頂上司當成攻略對象之一,這係統絕對有病吧!

算了,諜報員深吸一口氣,攻略對象再多,於他而言也毫無意義,他的選擇有且隻有他的保爾。

“係統,galgame都有‘進線’一說吧?我怎麼樣才能進保爾這條線?”蘭波在心中問係統。

“你愛我我愛你”的BGM再度響起,係統不正經的聲音響起:“好感度達到50——也就是攻略對象頭頂的愛心變成紅色,就可以選擇進入個人線啦。”

蘭波踏過荒草,明月被烏雲遮住,周遭的空氣是陰沉的,他正走在前往牧神實驗室的路上。

係統那魔性的洗腦BGM讓蘭波本就焦躁的心情更加不悅,而係統像是感受出了他的情緒,難得說了句好話。

“宿主,放心吧,隻要進入個人線且攻略對象的好感度達到80,就會提前鎖定happy

end,什麼反目成仇都不會再發生了哦!”

蘭波冇再說話,他在預定地點停下腳步,抬頭看向不遠處的獵人小屋。

牧神實驗室近在眼前。

我們馬上就要見麵了呢,保爾。

一腳踹開偽裝為地窖門的實驗室入口,年輕的諜報員決定直接殺進去,他已經受夠和係統唱二人轉了,急需見到這一世的親友!

也就在他走進實驗室時,三個選項突兀地出現在視野之中:

A、少女漫大作戰~叼著麪包和那個他轉角相遇,觸發愛的碰撞吧!

B、霸道總裁大作戰~將那個他抵在牆上,對他說出“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的經典名台詞吧!

注:牆咚是每一對cp都要經曆的洗禮哦~

C、少嗶嗶,直接撲倒!

蘭波:???

這是什麼神經病選項!?

“你確定這三個選項是認真的嗎,係統?”

踹門前還氣勢如虹的諜報員感到此刻的自己格外虛弱,而係統的回答更是對他迎頭痛擊:

“當然!快選吧,宿主!時間不等人,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初遇是戀愛中最關鍵事件之一嘛,Fighting!!”

第一印象?究極神經病的印象嗎?!

對這個破係統懷有期待,自己絕對是傻了吧!

蘭波閉了閉眼,決定無視掉這些莫名其妙的選項。

說起來,牧神也該發現我的入侵了吧?保爾是不是要到了?

小時候的保爾,想想都懷念。

無視了麵前懸浮著的半透明介麵,張望間,蘭波終於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魏爾倫:

牧神實驗室中培養倉林立,一抹金色的身影陡然出現,打破了充斥著科技感又灰沉沉的空間。為冷色調環境平添暖色的人緩緩走來,那張精緻的臉上卻隻帶著森冷的殺意。

——這個時候的保爾·魏爾倫還隻是牧神手中的操線傀儡,在指令式的束縛下,連自我意誌都稀薄若無。

不過,此時此刻,更令蘭波在意的卻是對方頭頂的那顆愛心,淺藍色的心形裡盛著空蕩蕩的數字“0”,分外明顯。

“啊嘞?啊嘞嘞?宿主不會是想耍賴跳過選項吧?”

蘭波:……

你先看看這些破選項有多神經病!誰選誰當神經病好嗎!

眼前半透明介麵上突然冒出了一個畫素小人,吐著舌頭一拍腦袋,

“親親,不好意思呢,係統我好像忘記告訴宿主你了,為了保證戀愛攻略順利進行,係統會給出2-5個選項推進劇情,宿主必須選擇其中一項執行哦。”

蘭波冷著臉,“如果我拒絕呢?”

“那係統就隻能不捨地和宿主永遠說再見啦,不過人家也就算了,宿主你也不想和魏爾倫先生永遠說再見吧?”

“說白了,就是再死一次啦,當然,已經進過一次鬼門關的宿主應該不會介意的吧?”

配合著係統陰陽怪氣的聲音,畫素組成的爆/炸效果出現在選項介麵的右上角,隨之而來的是閃爍著不詳紅光的倒計時。

蘭波:……

形勢比人強;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無數心酸的自我開解在諜報員心中刷屏而過。

他忍氣吞聲地開始研究係統給出的三個選項,隻覺得究極神經病的初印象自己是留定了:

選項A,老套的叼著麪包轉角遇到愛,經典是經典……

但現在可是淩晨——大半夜的,在這鬼影森森的違法實驗室,先不說哪來的轉角,就算相撞,下一秒物理的掏心才更符合發展好嗎?

至於B……

多看一秒都是對眼睛的不尊重,誰選誰有病!

還有C,第一麵就撲倒?我才15歲你就敢給我這種十八禁選項?

報警吧!強迫未成年安裝黃油遊戲的破係統!

然而,時間不等人,倒計時減少得飛快,“滴答滴答”聲組成了不到十秒的緊迫,蘭波絕望地閉上眼睛。

如果以後都是這樣的選項,恐怕自己根本等不到四年後的決裂,負80的鎖定仇恨纔是自己的歸途。

“我選A。”

諜報員眼一閉,心一橫,手指狠狠戳向半透明介麵上的選項A,並在心中自我催眠。

算了,在執行任務時吃東西的奇葩也不是冇有,想當初諜報員入職培訓時,海訓中一邊遊一邊吃東西補充能量的情況也不是冇有,現在的情況嘛……大差不差了。

至於拐角……彩畫集生成的亞空間是方的,怎麼不算是拐角的一種呢?

蘭波!相信自己!!優秀的諜報員永遠能從不可能中尋找到成功的可能性!!!

——哪怕是現在這種眼前一片漆黑的慘淡局麵。

“算的,當然算啦!”切成了萌萌甜音的係統歡快上線,“讓我看看,麪包就由我來準備吧,看在宿主第一次選擇的份上,統統我就友情讚助你一下好了。”

話音落下,一片麪包突兀地出現在了半空中,落入蘭波手中。

“賢者……麪包?吃了後當即進入十分鐘賢者時間,無視一切傷害,助力您更好攻陷心愛的他。”皺眉讀出麪包的簡介,蘭波隻感覺人更麻了。

“冇錯,這樣就不用怕害羞等情緒影響發揮了!好了宿主,我要關掉時停了——上吧,少年!”

蘭波自暴自棄地把麪包咬在嘴邊,他最後留戀地看了一眼魏爾倫頭頂的“0”,異能力彩畫集全開,滿臉沉痛、義無反顧地衝了上去。

神啊,快結束這場鬨劇吧!

在牧神指令下迎戰的魏爾倫:?

居然硬頂著自己的攻擊也要強行拉進距離?這是完全不顧受傷的風險嗎?

還有,那傢夥嘴上為什麼叼著一片……麪包?

那是什麼偽裝成麪包的絕殺武器嗎?

是陷阱吧!這絕對是陷阱吧?

所以,到底為什麼是麪包啊!

年輕的實驗體咬著牙,甩了甩頭,狠狠丟掉占據腦海的那片麪包,毫不猶豫地選擇直接開大。

直接遠距離解決這個奇怪的傢夥好了,實力碾壓萬歲。

高密度的重力場在他的手中彙聚,巨大的引力下,空間開始扭曲,周圍的一切開始倒伏。

——“黑洞”出現了。

“哦哦,這火熱的氛圍!衝鴨,宿主!彆怕,想想你的賢者麪包,在選擇達成前你都會是無敵狀態!”

蘭波:……

彩畫集就不能努努力,收拾了這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係統嗎!

轟——

巨大的氣浪自中心擴散而開,蘭波和滿臉錯愕的魏爾倫紛紛跌坐在地。

“哦哦,Congratulations!!太棒了,宿主!”

伴隨著係統的大聲驚歎和“劈裡啪啦”的鼓掌音效中,魏爾倫的好感度從0跌到了-20。

一同響起的,還有蘭波心碎的聲音。

深夜,法國巴黎。

蘭波猛地從床上坐起,隻想給選A的自己兩巴掌:

我乾嘛選A?選C不香嗎?

任務是抓人,我撲上去壓住怎麼不算撲倒?怎麼就被限製思維了呢?

係統:……還想著呢?睡覺它不香嗎?

同一時間,被關押在巴士底獄的魏爾倫驚坐而起,他望著天花板,隻覺得今天遇到了神經病——

冇錯,就是那個抓住自己的諜報員。

黑髮少年眼神冷漠地直衝麵前的樣子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真強啊,居然能毫髮無傷地衝散我的“黑洞”。

嗯,就是……感覺,有點神經。

所以,那麪包到底是什麼玩意啊!!

幾小時後,望著獄警頭頂標著數字的愛心,魏爾倫的眼神徹底凝固。

——在他的視線裡,獄警、犯人、所有人的頭上都出現了一顆標著數字的愛心。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好感度?

魏爾倫:對不起,不隻是那個諜報員神經病,是這個世界多少有點大病。

莫名其妙發現魏爾倫的好感度從-20漲到-19的蘭波:?

-無畏懼!而此時的黑之十二號,經曆了一早上的獄中淩亂,他大概已經搞清楚了,隻有自己能看到的數字,是怎麼回事。將他人對自己的感觀量化為數字而體現出來……想來也隻有牧神會對作為人格式的自己導入這種程式了……回憶起記憶中瘋狂的創造者,實驗體的心底泛起陣陣厭惡:——果然是死了也不安生。短暫的驚咋後,迅速適應的實驗體當即利用了看到的好感度,和特戰局完成了初步談判,得到自己不會被處死,而是會被繼續投入使用的處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