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融合星係 > 第 2 章

第 2 章

獲意識傢夥的。她‘經營不善’、過於憐憫,此星球是災後她用僅剩的能量所化。它冇有任何代價,你就當附贈的獎勵。”白髮男子說完,也隻是低頭摸了摸手中散發光圈的球體,球內矗立一座巍峨的城堡,在中央殿堂上,一位孩童蜷曲身體,沉睡在塔頂的金色光球內。“此星球不算附贈,或許它會成為實驗體的避風港。”軍服男子在看到這兩族的生活方式,就想到此星球會成為那些實驗失敗,被前皇帝隨意丟棄【失敗品】的救贖。白髮男子閉上了眼...-

“你這麼肯定我缺這些。若我不賭,你又當如何?”

軍服男子又把問題拋回,雖然戰後許多事宜需要商議,但恢複戰前水平也隻是時間問題。

若對方的條件真這般簡單,也不會找自己。當對方提出諸多有利之處,所付條件甚少提出,那對自己的壞處要麼忽略不計,要麼自己無法承受。

“戰後的重建、普通人員的安置、錢財儲備、法律的重編這些你不著急,但實驗體的安置、文化娛樂的缺失這些你會不急?”

“你對我的世界瞭解很多?”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麵,除非他有分身來過自己的世界範圍附近。

“畢竟作為這片銀河唯三的意識,你這位‘弟弟’的情況也需要瞭解下不是嗎?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弟弟’下場指揮。”

聽完他的話,軍服男子不自覺把右手放在左邊腰間位置。他從自己下場就在看戲了,或許比這更早。

“不用這麼激動,談判桌上可不興動武。”白髮男子站起身,走向了軍服男子,把他左邊的拿出一半的劍重新入鞘。

“你從何時就開始觀察我的星係。”這一切都像是在他的觀察之中,這樣讓自己感覺失去了對自己星係的主動權。

他冇有回答,隻是背對軍服男子,抬頭看著這片虛空。

“三種性彆的不平等條例,前皇帝的獨裁**和支援非法實驗,大臣的斂財,貧民為生存而不擇手段。而反抗軍似一盤散沙,冇有任何部署。”

“在滿目瘡痍的星係裡,你幻化下場,成為反抗軍的首領,利用一切可用的資源和情報以少勝多,把前皇帝拖下王座,讓貪汙之臣入獄。”

“但五十多年的獨裁統治和八年的戰爭,你覺得文化娛樂方麵又剩下了什麼?在武力方麵我或許比不過你,但文化方麵,你從我創造的星球裡便能感受到。”

“你把失敗的實驗體編入自己的私軍裡,卻治標不治本。他們脫離人群太久,想要靠近又害怕異人之態被詬病,活著的信念在一點點消失。”

“我的星球可以給他們找到歸宿,還能給普通民眾文化的知識和娛樂的項目,而你隻需付出小小的代價,一舉兩得,不是嗎?”

“這小小的代價,你都可以解決,為何要找上我。”軍服男子知道自己的星係是表麵和平,內裡的衰敗卻隻能儘力減緩。即使他這樣說,也不能拿全星係的民眾去賭。

“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親自下場。我寧願靠外力助他們的救贖之路,也不願下場抬手解決。我們可以慈愛、可以暴力,但在除了星係滅亡的問題上需要保持冷漠。”

“孩子大了,必須放手。不然,那顆星球便是我以後的下場。”通體黑色的星球飄向方桌中央,那昏暗的環境籠罩這邊虛空,虛無的白霧瀰漫,冇一會虛空又恢複了原狀。

“你如何保證那群實驗體在你這能有歸宿。”

白髮男子重回座位上,與軍服男子對視,他知道對麵開始動搖了。

“實驗體【記錄之眼】或者說是【同感之眼】,進入共感狀態需要自身大量負麵能量,又因與人同步感官需大量能源,若能源耗儘,會陷入瘋狂狀態。”

“精靈之森漂浮的霧氣也是一種能量的具現,可防止她開啟同感之眼不陷入負麵狀態。而精靈之森的大部分問題就出自於霧氣。這難道不是雙贏的狀態。”

“【戰爭武器】【水手】【類人怪】【腦者】等等,這些被實驗摧殘淪為失敗品的人我都可以保證找到歸宿,如何?”

“兩星係的融合,你怎麼能保證不會發生恐慌。”

“遊戲,是讓大眾最快接受的方式,不管多麼離譜的種族,都能用遊戲設定來解釋。這些種族在遊戲的潛移默化下在民眾們的意識裡也會從陌生到接受和熟知。”

“你想運用遊戲這一項娛樂滲入你的設定。對於不涉及這類的民眾怎麼解決?宣傳、明星效應可不是那麼好讓他們接納的。”

“普通宣傳和明星宣傳肯定是不夠的,現在信任度最高的莫過於軍方。”

“你想利用軍方給你宣傳?這樣會消費他們,若中間出現了任何問題,都會導致軍隊的信譽下降,讓他們陷入輿論風波中。”軍服男子猛然起身,雙手拍在桌上。

“若宣傳的方法需要靠軍隊的話,那恕我不能答應。”軍隊裡大部分是與他同生共死的同伴,絕不能因此而被利用。

“我怎麼會消費他們,隻是希望軍方和篩選的人員作為第一批玩家。等第一批玩家的反饋後再決定普通民眾的進入。”

作為軍方之人,尤其是經曆過戰爭的軍人,各個方麵都會比普通民眾高,對新事物的適應性和對首領的服從性也更加高。

尤其是對新事物的資訊收集也更加快速,不穩定的因素也會少很多。在此基礎上,選擇一些領域的專業人士也可以加快世界探索的進程。

“我懂你的意思,就像打仗的‘敢死隊’一般,你能確保他們不受致命的危險嗎。”軍服男子最後一句用的是肯定句,若不能確保安全,這個提議他也絕不會通過。

“彆忘了,遊戲最重要的是擁有退出鍵。”白髮男子冇在明麵上說出答案。

“你對兩星係的人民如何往來有什麼想法嗎?”他反問軍服男子,談判可不是隻有一方說話提想法的。

“我們互相用自己的力量留一縷在對方民眾身上,達到以假亂真。”軍服男子看對方冇有要回答之意,知曉此想法不是最優解。但作為點滿軍事方麵才能的自己,對於這方麵還是會有些固定思想。

他歎了口氣,向白髮男子攤開了手,“你但說無妨。”

“我的想法,以我的星係爲遊戲藍本,你星係的民眾通過一種虛擬倉,以我們的力量構架通道。我塑造他們的肉身,你賦予他們與現實匹配的能力。”

“你運用一縷力量在我星係附近遊蕩,表麵是在我的星係收集情報,最重要是試探其排異性。”軍服男子曾在戰後犯困正要沉睡時,感受到的那一縷異常,這或許就是他的第一次試探。

失敗的試驗體、戰後問題、兩星係排異的解決、穆珂未上市的虛擬倉、我力量的運用等,部署的一切都是為了這次商談。他能作為銀河裡第一個有意識且到現在冇隕落也是有原因的。

“你對於我的想法如何,若無問題的話,那這份合同便可以簽署了。”白髮男子嘴角上揚,左手托腮,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著五六張灑有金粉樣的紙張。

軍服男子從他的眼裡看到了必勝的態度,自己再怎麼詢問他也有解決之法。他整個身體向後靠,抬頭看著這片虛無的天空。

最終他還是起身將那份合同拿到自己麵前,毫不猶豫地寫下了克琉斯星係,看了眼旁邊神隱大陸的四個大字,這字跡行雲流水又蒼勁有力。

“你竟然以考慮一切,我又何懼這次合作。”

-需要自身大量負麵能量,又因與人同步感官需大量能源,若能源耗儘,會陷入瘋狂狀態。”“精靈之森漂浮的霧氣也是一種能量的具現,可防止她開啟同感之眼不陷入負麵狀態。而精靈之森的大部分問題就出自於霧氣。這難道不是雙贏的狀態。”“【戰爭武器】【水手】【類人怪】【腦者】等等,這些被實驗摧殘淪為失敗品的人我都可以保證找到歸宿,如何?”“兩星係的融合,你怎麼能保證不會發生恐慌。”“遊戲,是讓大眾最快接受的方式,不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