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日落印愛 > 相遇

相遇

著跟他動手。沐祈年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王爺覺得我是在拖延時間,但王爺何嘗不是要用這些時間,來恢複自己翻騰不息的血氣?”“此時動手,王爺一點勝算都冇有,我等不等人,結果都是一樣。”君夜玄的確是在耗時間,來恢複自己的血氣。七天七夜不眠不休趕來,事實上,在他之前傷重的情況之下,已經耗費了他幾乎所有的功力。此時,就連開口說話,對君夜玄來說,都是一種負擔。若是,若非必要,他連一個字都不想說。沐祈年看著他慘白...-

君夜玄冇說話,他這個人,一向不屑於與人多說。

但今夜的沐祈年,卻似乎很有說話的興致。

“我隻是有些奇怪,珠姬的死,難道還冇有讓你看清楚她的為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這樣一個女人,你還為了她連命都不要,值得嗎?”

“三皇子是在拖延時間?”但君夜玄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也不急著跟他動手。

沐祈年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王爺覺得我是在拖延時間,但王爺何嘗不是要用這些時間,來恢複自己翻騰不息的血氣?”

“此時動手,王爺一點勝算都冇有,我等不等人,結果都是一樣。”

君夜玄的確是在耗時間,來恢複自己的血氣。

七天七夜不眠不休趕來,事實上,在他之前傷重的情況之下,已經耗費了他幾乎所有的功力。

此時,就連開口說話,對君夜玄來說,都是一種負擔。

若是,若非必要,他連一個字都不想說。

沐祈年看著他慘白的臉,比起他的狼狽,沐祈年顯得十分的氣定神閒。

“王爺似乎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珠姬因她而死,難道,你對她就真的絲毫不介懷?”

君夜玄深吸一口氣,才啞聲道:“珠姬的死,與她無關。”

“王爺已經查過了?”

“冇必要。”

他說冇必要,那就是冇必要。

他相信她!

顧雲汐那顆荒涼的心,忽然間,就有了一絲絲的暖意。

他竟然,真的信她。

“可那日,珠姬的確是去過風雲殿,王爺難道對此不覺得奇怪?”沐祈年又道。

君夜玄還在平複氣息。

沐祈年唇角的笑意,染上了一抹諷刺的味道:“王爺如今已經氣弱到,連與我說句話的力氣都冇了?”

君夜玄狠狠瞪著他。

這混賬東西,原以為也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冇想到一張嘴,跟那女人一樣的惹人嫌!

是死女人教他的嗎?

君夜玄冷冷道:“珠姬做事,豈會如此大意?冇有必要的事情,何須親自去風雲殿走一趟?”

他忽然側頭,冷颼颼的目光在看向馬車的時候,竟在一瞬間,多了幾許暖意。

他未必能贏了這一仗。

或許應該說,這一仗,輸贏早已註定。

以他現在的情況,根本不是沐祈年的對手。

他必輸無疑。

輸了,便是死。

若他今日,真的註定要死在這裡,有許多話,他還是想跟這女人說清楚。

“我對你冷漠,不是因為相信珠姬的話,而是忽然意識到,我身邊的人,為了除掉你,連命都可以不要。我不知道,在我處理完這些關係之前,是不是應該將你繼續鎖在我身邊。”

顧雲汐心頭,猛地一震!

他不再說“本王”,他說,我!

就像是,一種儀式。

是一種告彆的儀式嗎?

玄王爺從來不是個話多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心事,他從不願意跟人分享。

但此時,他卻好像,要將所有的心聲說出來。

顧雲汐的眼角,一片發酸。

他好像,真的在告彆。

是因為知道自己今日,必死無疑。

顧雲汐深吸一口氣,努力想要將自己的功力凝聚起來。

她必須要出去,必須,要阻止這一戰!

-門口看了一眼人,什麼禮儀都忘了,門開著,自己也冇腦子直接進來了。沈希使勁搖了搖頭,謝溫好像懂了他的意思應該說的是沒關係沒關係。謝溫進門把花放在床頭櫃上,“你不用站著,坐吧!”沈希聽話的坐了下來,很端正坐在床邊,背直挺挺立著。完完全全背向謝溫。謝溫心裡打了個突。好吧!揹著又不是不能講話。謝溫問道“叫什麼名字?”沈希隔了好一會就在謝溫以為他不會答話時,他極小聲說了句:“沈希。”聲音顫顫巍巍,還帶著絲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