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平夢 > 紈絝

紈絝

”山匪頭子一驚,她怎麼會知道,轉念一想:“那些密信,是你拿的?冇想到堂堂封刃軍主帥,大名鼎鼎的顧平,居然會為了我這種小人物,做這樣的事情。我的手下對你做什麼冇,享受嗎,哈哈哈哈哈哈”他想激怒她,但很顯然,顧平從來都不是良善之輩,也不是容易惱羞成怒的人。相反,她喜怒無常到了極點,讓人望而生畏。顧平歪頭微微一笑,手中抽出旁邊士兵的刀,下一秒,一個山匪人頭落地,頭顱血淋淋地滾在山匪頭子麵前,兩顆眼珠子大...-

一個月後,朝廷一紙詔書下達邊疆,令封刃軍主帥顧平回京。

說起顧平此人,那在京都傳聞冇有一百也有八十。

離奇一點的,說她女生男相,長得比小說中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壯漢還要魁梧,黑皮粗腿,力能抗鼎。甚至有說她三頭六臂,打不死,就算被劍捅穿心口也能麵不改色地取敵人首級、與將士喝酒吃肉。

稍微好一點的,說她男扮女裝迷惑敵人,有龍陽之好,喜膚白年輕的讀書人,參考軍師李季青。

但廣為流傳的還是她顧府滿門忠烈,將門之後,巾幗不讓鬚眉。身為女子掛帥出征,挽大廈之將傾,扶涼國於危難之間。

僅僅用了三年,就讓邊關賊人不敢來犯,天國之名穩穩落在涼國頭上,令他國心生敬畏。

京都街上百姓聽說今天是顧平回京的日子,都激動不已,紛紛跑到街上圍觀,買花的少女今日收成特彆好,許多人都想在顧平進城門的一瞬間,扔下手中的花,歡迎英雄歸家。

如果不是顧平,他們或許就要生活在敵國的馬蹄下,整日提心吊膽。他們偶爾愚昧,但時間長了,總能明事理。

如果能親眼目睹顧平真容,在大街上站一天又何妨。

“天哪,這麼多人來看顧平回京?!”京城四大紈絝之一,石進站在金滿堂上等包廂窗邊,看到人山人海的情況,驚訝地向說道。

從這個房間的窗戶看下去,正好能看到城門,是視野最佳場所,今日包廂的價格都抄上千金了,如果不是金滿堂背後老闆是他堂哥,他都冇有辦法搶到這個位置。

“怎麼,你嫉妒了?人家顧平可是萬千少女少年的心上人”在他旁邊,同是京城四大紈絝之一的顧燁,一臉玩笑地說道。

石進不服氣:“怎麼就是萬千少女的心上人了,她們不知道顧平是女人嗎?!”他怎麼好看,怎麼冇有個姑娘看上他。

“哈哈哈哈哈”顧燁笑得直不起腰,他說:“人家,人家可是英雄,自古美女戀英雄,她們當然喜歡顧平這樣能打勝仗的英雄,你能跟人家比嗎?”

“你不跟我一樣,笑什麼”,石進磨了磨牙,忽然想到什麼:“你家也算顧氏一脈,那顧平應該是你的堂姐,以前見過嗎?”

顧燁斂了神色,他想了想:“算是堂姐吧,都不知道隔了幾代了。小時候見過幾回,家裡長輩帶著去,一起玩過。”

“人怎麼樣?”

“看著特彆板正,不過我覺得她挺陰晴不定的”

“啊?這是什麼形容。”

“反正跟她一起玩遊戲,我老是輸。”

“哈哈哈哈哈,那是你笨”。

“滾”

石進從桌上拿了酒,遞給顧燁:“咱們就在這裡乾看著顧平進京,太無趣了吧?”

顧燁接過酒,仰頭喝了一大口,喘了口氣才說:“不知道,又不是我要來看的。”

石進這纔想起來,組局的人還冇來:“這屈逸晨怎麼還不來,他心心戀戀的顧大帥可要來了。”

屈逸晨,相府公子,排名老二,頭上有個能乾哥哥,用不著他去為家族費心。整日隻知道鬥雞弄狗,偶爾在金滿堂一擲千金,吃喝嫖賭,除了嫖什麼都會,成功將自己送上京城四大紈絝之首的位置。

因為都是京城四大紈絝,臭味相投,他們四個時常組局,是閨中密友,啊呸,是竹林君子。

關係親近,時間久了也知道彼此喜歡什麼了。

屈逸晨不怎麼好學,文人墨客也冇幾個喜歡的,放浪不羈愛自由。卻偏偏仰慕顧平,自從顧平出征以來,凡是有顧平的訊息,他都會第一時間知曉,文人寫的關於顧平的書,他都會買來看,有說書人談論顧平,他必聽,場場不落。

不知名的還以為顧平是他娘子呢,這麼喜歡。

石進在心中俳腹。

“好像是說去買烤雞了,非要吃西城門旁邊那家,今天人這麼多,他想繞過來可得費一番功夫”顧燁說道。

石進完全不同情:“活該,他這人就是磨蹭”。

顧燁睨了他一眼:“你也好意思說他”心想,兩人半斤八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能想,一會兒把自己罵進去了。

“可憐博仁了,前段時間賽馬把腿給摔斷,讓他老爹關家裡,這個月咱們四大紈絝都湊不齊了”石進歎道。

大街上。

屈逸晨好不容易排了長隊買到自己心心戀戀的烤雞,他的英雄回來這麼重要的時刻,怎麼能冇有美味相伴呢,嘿嘿,一會兒邊吃烤雞,邊看顧平騎馬歸來。

他還買一大束花,顧平騎馬經過的時候撒。

路上人太多,為了避免花被蹭掉,他一手提著烤雞,一手把花小心翼翼捂在胸前,走起路來好不滑稽,不過好在人長的俊俏,做這種動作也不違和。

今天他還特意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錦衣,平時他都嫌容易弄臟不大穿,如果不是母親和兄長說他這身最精神,能從人群之中一眼注意到,他纔不會穿出來。

希望一會兒顧平出來,能一眼看到他。

今天心情太好,被一個衣衫襤褸的大叔撞到,他都冇有生氣,發現錢包被大叔偷的時候也忍著。

誰也不能破壞他的好心情。

曆儘千辛萬苦,費儘體力腦力,他終於走到金滿堂,被店裡麵的人恭恭敬敬請上樓。

一進門,他就聽到損友說:“哎呦,這不是咱們相府二公子嗎,怎麼滿頭大汗的。”他們早在樓上看到屈逸晨在人群中狼狽穿行。

將花和烤雞放在桌上,他活動了下手腳,拿出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汗,完全不理會他們的話。

石進伸手想拿烤雞,一邊說道:“不是我說你,這玩意有這麼好吃嗎,我嚐嚐”。

屈逸晨把他的手拍下去:“一邊去,冇你份,要吃自己買”。

“小氣。”

顧燁拍了拍石進,示意他不要無理取鬨。石進哼哼兩聲,轉身走到窗邊,繼續看下麵的人流,丟下一句:“切,我纔不稀罕。”

屈逸晨問:“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顧燁瞭然笑道:“放心,還有半個時辰,人大將軍纔會來。”

屈逸晨鬆了一口氣,他就怕趕不上時間。

“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對顧平這麼在意,你應該不像下麵的人一樣崇拜她吧?難道是喜歡她?”顧燁眼底帶著探究,他好早以前就好奇這個問題了,隻是一直冇問出口。

石進悄悄豎起耳朵聽。

屈逸晨聽後微微一笑,乾脆坐在座位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顧燁也坐下來,屈逸晨也給他倒了一杯。

顧燁喝完,聲音還帶著沙啞:“怎麼不說話?”

屈逸晨目光放在還沾著露水的花上,神情略微平和,好像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整個人都明亮了,說話輕快:“顧平是我見過最堅韌的人,她是帶我走齣兒時噩夢”。

這話像是說了,又好像什麼都冇有說。

顧燁聽著雲裡霧裡:“什麼兒時陰影,你兒時不是在外祖家住嗎,怎麼還見過顧平”。

“哈哈哈哈哈哈”屈逸晨說:“不足為外人道也”。

顧燁:“······”

兩人就這樣不知所雲地聊了一會兒,直到外麵的人聲開始沸騰,他們才止住話題。

“大帥!”

“大帥!”

“……!”

-她女生男相,長得比小說中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壯漢還要魁梧,黑皮粗腿,力能抗鼎。甚至有說她三頭六臂,打不死,就算被劍捅穿心口也能麵不改色地取敵人首級、與將士喝酒吃肉。稍微好一點的,說她男扮女裝迷惑敵人,有龍陽之好,喜膚白年輕的讀書人,參考軍師李季青。但廣為流傳的還是她顧府滿門忠烈,將門之後,巾幗不讓鬚眉。身為女子掛帥出征,挽大廈之將傾,扶涼國於危難之間。僅僅用了三年,就讓邊關賊人不敢來犯,天國之名穩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