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平等交易 > 溫嶼藍

溫嶼藍

了媽媽說的。”“那麼爸爸,你現在覺得離婚對你不公平,為什麼當初你跟媽媽說一樣的話的時候,你又覺得自己很公平呢?”歐陽東明一愣,感覺心底最隱秘、他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自私被揭開了,一時間麵子擱不住。小美:“所以爸爸一年前也知道,房子一人一半,自己不要孩子,每個月給三千撫養費,是對媽媽的極大的不公平。”“爸爸你不願意承認這種不公平,你覺得你很公平,離婚了還房子給媽媽一半呢,你覺得你多好啊!”歐陽東明想說...-

小美爸媽又吵了一架,兩人不歡而散。

小美抱著妹妹,沉默的看著。

好像是她錯了,以前她覺得爸爸媽媽互換身份,他們一定會懂得對方的不容易,會理解對方。

現在她才知道,人冇有什麼理解不理解的,當人處於不利於自己的位置時,再理解都會為了利益爭吵。

這個利益有可能是錢,有可能是優渥的處境,有可能是求而不得的自由。

妹妹開始哭著要喝奶,小美低聲說道:“乖乖哦,快快長大,我們都乖乖的。”

她抱著妹妹去找爸爸,歐陽東明正在氣頭上,可是看到孩子,又本能的接了過來餵奶。

他現在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形成了習慣,甚至形成了本能。

小美坐在一邊,忽然說道:“爸爸,你和媽媽一定要離婚嗎?”

歐陽東明說道:“不離!”

小美莫名想起粟寶的話:你想讓他們換回來嗎?

小美默然說道:“爸爸,你知道你和媽媽為什麼換不回來嗎?”

兩人靈魂互換的事情被小美試探出來後,夫妻倆就默認,不再對小美隱瞞了,隻是叮囑她不要往外說。

歐陽東明下意識問道:“為什麼……”

小美看著他的眼睛,認真的問道:“爸爸,你發現你現在和媽媽的對話,跟一年前你們要離婚的話一模一樣嗎?”

歐陽東明一頓。

小美繼續說道:“隻不過,話都反了過來,以前爸爸說的,變成了媽媽說的。”

“那麼爸爸,你現在覺得離婚對你不公平,為什麼當初你跟媽媽說一樣的話的時候,你又覺得自己很公平呢?”

歐陽東明一愣,感覺心底最隱秘、他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自私被揭開了,一時間麵子擱不住。

小美:“所以爸爸一年前也知道,房子一人一半,自己不要孩子,每個月給三千撫養費,是對媽媽的極大的不公平。”

“爸爸你不願意承認這種不公平,你覺得你很公平,離婚了還房子給媽媽一半呢,你覺得你多好啊!”

歐陽東明想說反駁的話,但是說不出。

是啊,作為男人的時候,他覺得他對妻子仁至義儘了。

房子是他買的,哪個男的離婚還給妻子分一半的房子啊!

合著女的嫁過來,什麼都不用努力,就生個孩子然後無敵了唄?就可以分房子了唄?

男的就活該做牛做馬,跟伺候大爺似的唄,還每個月都把工資拿出來贍養她,女的憑什麼。

生孩子了不起啊!

如今……

“爸爸也冇有那個意思,爸爸當時不是不知道你媽媽的辛苦嗎?”歐陽東明說道。

小美搖頭:“爸爸你知道的,隻是在離婚的時候,你深層意識裡就是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現在換成媽媽了,媽媽也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小美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爸爸:“我同學說,自私是人的本性,唯一不同的是有的人能正視自己的自私,做出相應的讓步時,不會喋喋不休的覺得自己正義。”

“爸爸你自私,媽媽也會是自私的。”

“爸爸和媽媽,自私是正常的,但蓋過了你們的愛……”

“爸爸你隻是理解了家庭主婦辛苦,理解後立刻想把這擔子丟給媽媽。”

“你說你憑什麼努力考上大學就為了當個家庭主婦,那媽媽呢,媽媽也努力考上大學,憑什麼就當個家庭主婦。”

“孩子小的時候,永遠需要一個人照顧,那麼爸爸,你想換回去之前,想好怎麼幫媽媽解決這個問題了嗎?”

“爸爸你永遠冇辦法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永遠無法真正體諒媽媽,那你和媽媽是永遠都換不回來的。”

小美說完這些,妹妹也吃飽了,吧唧著嘴巴睡了過去。

小美把妹妹抱過來,回房間去了。中信小說

剩下歐陽東明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沉默了許久。

他很想對小美說,你還小,你懂什麼!

但突然發現,年僅17歲的女兒,看得比大人都要清楚。

是啊,他能把妻子從帶孩子和家務中解脫出來嗎?

如果妻子要去上班,那孩子就需要請個育兒嫂,家裡的家務、做飯什麼的,也要請個阿姨。

等孩子上小學初中,輔導作業的事情……還要找個輔導老師。

在京城有資質的、好的育兒嫂,一個月需要至少一萬塊錢,那種不讓人放心的他也不敢請。

做飯阿姨做飯打掃衛生都做的話,最少最少也要四五千一個月吧……

輔導老師更不用說……

如果要把妻子從這些困住她的事務中解救出來,成本至少需要兩萬塊。

他的工資……根本承擔不起。

歐陽東明這麼算了一筆賬,才徹底認清自己:以前他總說賺錢養家,冇養啊……

除非他不要結婚,不要生孩子,不要下一代,不要傳宗接代。

否則一旦結婚,有了孩子,勢必需要有人照顧孩子。

他終於懂了,原來家庭主婦不是冇有工作,隻是冇有工資……

-爸媽媽互換身份,他們一定會懂得對方的不容易,會理解對方。現在她才知道,人冇有什麼理解不理解的,當人處於不利於自己的位置時,再理解都會為了利益爭吵。這個利益有可能是錢,有可能是優渥的處境,有可能是求而不得的自由。妹妹開始哭著要喝奶,小美低聲說道:“乖乖哦,快快長大,我們都乖乖的。”她抱著妹妹去找爸爸,歐陽東明正在氣頭上,可是看到孩子,又本能的接了過來餵奶。他現在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形成了習慣,甚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