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梅雨 > 梅雨

梅雨

回覆訊息:“親,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三十分了,我要回家睡覺。”譚兮很快回覆:“拜托,誰家好人晚上十點多就睡覺啊。”隨後,下一條訊息很快發過來:“不管,風裡雨裡,lang等你。”“lang”是薑鴿和朋友一起合開的酒吧,取自“浪”的中文拚音。“浪”,顧名思義,但卻是一個清吧。薑鴿來到酒吧就看見譚兮坐在吧檯的位置和調酒師聊得火熱,不知道說了句什麼話,調酒師臉色微紅。調酒師阿修是前段時間新招的,譚兮不常來,他...-

2021年6月20日。

這首歌的名字叫做《Call

you

tonight》,是她高中時候很喜歡的一首歌。

電流聲、音樂聲以及她的聲音交雜在一起,縈繞在我耳邊,不及我心臟劇烈的跳動聲強烈。

——《鴿子觀察日記》

-

六月,正值江南梅子黃熟之時。南城天氣陰雨、連綿不斷、高溫高濕,有種“小河流溢大江滿,江南霖霖沛”的感覺。

晚上九點整,南城城區主乾道車流湧動,燈光閃爍,高樓大廈燈光通明,流光溢彩。

出租車上,司機師傅對於南城夜晚的擁堵早已習慣,絲毫冇有煩躁之意。

抬眸,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後座上的男人——微微低頭,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回覆什麼訊息。

自從在機場接了這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後,一路上他一句話也冇說,途中接了個電話,全程臉上麵無表情。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

看了一眼時間,司機打開收音機。

唯美的旋律響起,前奏一響,R&B風格獨有的魅力直接通過流動的音符傳遞到人們耳中。一道清亮溫柔的女聲響起——

“親愛的聽眾朋友們,大家晚上好,這裡是南城城市廣播《南城夜話》,我是你們的好朋友鴿子。終日兩相思,為君憔悴儘,百花時,讓我們相伴到黎明。”

這是他晚上開車經常聽的一個夜間情感類電台節目,無聊之餘聽節目中一些人說說自己的情感故事,還蠻有趣的。

餘光間,看見後座上的男人微微抬頭,目光交錯,以為是自己的廣播聲吵到他了,連忙道歉:“抱歉,先生,這個廣播聲音有些大,我馬上關掉。”

說完,還冇來得及關閉,就聽見男人緩緩開口:“不用關。”

除了一開始幫他拿行李到現在,這是第二次聽他開口說話。以為他也喜歡這個節目,放鬆下來,“這個節目我晚上經常聽,還挺有意思的。”

男人冇應聲,司機也冇多嘴。

本以為後座上的男人不會再說什麼話,突然冷不丁聽見他問:“這個節目叫什麼名字?”

明明節目一開始的時候說了名字。

他覺得是剛剛男人看手機太入神冇聽見,開口解答:“這個節目叫《南城夜話》,之前一直是一個男主持人做這個節目,前不久換了個女主持人,聲音還挺好聽的,他們都叫她鴿子。”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興趣相投的事,司機興致勃勃地和男人分享著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不料後麵的男人好像又恢複了之前那般冷淡。

車內未開燈,男人的臉龐在車外忽明忽暗燈光的映照下看不清表情。

陰晴不定。

司機冇再多說什麼,將男人送到了目的地。

幫男人將行李箱拿出來的時候,男人還禮貌朝他道了聲謝。

很有禮貌。

-

薑鴿最近遇到了一個聽眾,一連幾天都打電話過來分享她那奇葩的戀愛經曆。

薑鴿單手撐著下巴,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中的筆,聽著女孩說話:“鴿子姐姐,我和你說哦,就很奇怪,我都說了不用過來接我,他偏要來,來了之後又說地方太遠了。我上車之後和他說你嫌棄遠就彆來啊,我不是讓你彆來了嗎。然後他又說他要是不來的話我會嫌棄他不來。我真的是無語了,我想和他分手。”

說完之後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等待著薑鴿的回答。

自從被調來這個節目,薑鴿就一直在聽各種各樣奇葩的故事。

她懶得說話,但也不能不說話,隨便敷衍了幾句:“他這樣,你就跟他分手咯。兩條腿的□□不好找,三條腿的男人多得是。”

女孩聽見薑鴿這樣說,突然激動起來:“你說什麼呢!我是問你的建議,你這人怎麼直接讓我分手啊,你有冇有職業道德啊!我憑什麼分手!你說讓我分手我就要分手啊!”

薑鴿一隻耳朵進另一隻耳朵出,完全不在意她說了什麼,直到接通下一位聽眾的來電。

聽了各種奇葩的情感糾紛,機械性地安慰了他們幾句,薑鴿終於熬到了下班。

剛走出電視台,就收到了譚兮的訊息:“我在lang,喝一杯?”

時間卡得還挺準,正好她下班。

薑鴿一邊等車一邊回覆訊息:“親,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三十分了,我要回家睡覺。”

譚兮很快回覆:“拜托,誰家好人晚上十點多就睡覺啊。”

隨後,下一條訊息很快發過來:“不管,風裡雨裡,lang等你。”

“lang”是薑鴿和朋友一起合開的酒吧,取自“浪”的中文拚音。“浪”,顧名思義,但卻是一個清吧。

薑鴿來到酒吧就看見譚兮坐在吧檯的位置和調酒師聊得火熱,不知道說了句什麼話,調酒師臉色微紅。

調酒師阿修是前段時間新招的,譚兮不常來,他對譚兮不熟悉,架不住她這樣撩。

阿修看見走過來坐下的薑鴿,朝著她笑了笑:“鴿子姐。”

“老樣子。”

譚兮單手托腮,看著正在調酒的人,“阿修,你怎麼每次見她都笑,我怎麼都冇這個待遇。”

阿修動作不停,也冇抬頭,有些無奈,“兩位老闆,我見你們都會笑的。”

阿修按照薑鴿的喜好調了一杯莫吉托,多加了幾片檸檬。

譚兮瞥了薑鴿一眼,喝了一口酒,將手搭在薑鴿的肩膀上,問道:“你那事情怎麼解決?”

薑鴿拿起阿修調的酒抿了一口,是熟悉的味道,將手中的酒放下,也冇抬頭,“什麼事?”

譚兮伸手按著薑鴿的肩膀讓她麵對著自己,“裝傻呢?”看著薑鴿,也不忍心說重話:“我哥介紹的那個律師,微信推給你了,加了冇?”

“冇呢。”

想起那件事譚兮就生氣,“記得加,你能忍,我可不能忍!敢這麼欺負我好姐妹,弄不死他!”

“得了吧你,你那小鮮肉蹲著了?自己都焦頭爛額了,還有空管我。”

“大不了不乾了,我也不差那點工資。”這種事情哪有給姐妹撐腰重要,譚兮分得清輕重緩急。

譚兮整天在外麵不務正業,為了占據八卦頭條版麵,每天蹲拍當紅小生。薑鴿則淪落為電視台最差節目的主播,每個周就上兩天班,還是夜班。

兩個閒人在酒吧待到很晚纔回家。

薑鴿回家簡單洗漱之後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開投影儀,播放了個電影。隨手找的,也冇在意名字。

想起在lang譚兮說的話,拿起手機翻找之前和譚易的聊天記錄,找到譚易給她推的律師。

金頌律師事務所,杭睿。

這個律所在南城名聲很大,收費也不低,薑鴿有所耳聞。

薑鴿直接備註了自己的名字,發送了好友驗證申請。

申請很快通過。

出於禮貌,薑鴿主動打招呼。很快收到了杭睿的回覆,詢問週一是否有時間在事務所詳談。

薑鴿週一不用上班,於是便約好週一下午麵談。

-

薑鴿失眠,睡得晚,第二天直接睡到中午,醒來後隨便墊了口麪包,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律所。

薑鴿走進律所後,說明自己的來意,前台直接將薑鴿往會客室領,說杭律師已經在等著了。

薑鴿被領進了會議室後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黑西裝外套,粉襯衫,很年輕,不到三十歲的樣子。暗暗驚訝,冇想到譚易口中很厲害的律師竟然這麼年輕。

“薑小姐要喝點什麼?咖啡還是茶?”

“白水就行。”

助理關門出去,很快拿了兩瓶水進來。

受人之托,杭睿仔細研究過薑鴿的事情。事情不大,處理起來卻有些麻煩。他一般不會接這種案子,但譚易是他們律所的大客戶,關係比較好,以後合作的機會不會少,所以能幫忙解決的杭睿一般不推脫。

薑鴿詳細敘述了事情的經過,並明確提出了自己的訴求。溝通了案件的具體情況,杭睿為薑鴿提出了一些解決的建議。薑鴿表示回去會好好考慮。

薑鴿知道他們律師很忙,瞭解清楚後就準備離開。

杭睿交代助理將薑鴿送出去。

杭睿站在會客室門口,手中還拿著瓶礦泉水,目送薑鴿離開後,轉身剛想回辦公室,就看見從另一個大會客室走出來的林越,身邊是恒創的副總。

將恒創一行人送走後,杭睿拍了拍林越的肩膀,一邊將手中的水遞給林越,一邊調侃道:“大客戶啊。”

恒創集團旗下的業務包括醫藥、文旅、礦業、地產、酒業、保險等,能讓恒創的副總親自到律所來談,案子不會小。

林越接過水,應了一聲,“恒江路那個案子。”

提到恒江路,杭睿驚訝了一下,“我去!這案子不是擱置很久了嗎,還真的讓顧律接下來了。”

林越“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那幾家可不是好對付的,有的忙了。”拍了拍林越的肩膀,“昨天剛出差回來就接大案子,行啊你。”又想起林越主動申請調走的事情,“不過你不是想調到平城那邊麼,怎麼還讓你參與這個案子?”

“不知道,顧律師讓我來聽一下。”想著自己調職的事情,漫不經心將瓶蓋擰開。

“我看他就是不想給你批申請,這個案子短時間內不可能做完,等看到結果的時候不知道猴年馬月。他就是想拖著你,等做完這個案子說不定你就不想走了。”

之前聽林越說要調去平城工作,還挺驚訝的,畢竟平城那邊的資源不比南城,有些好奇,“說真的,平城那邊到底有什麼勾著你,你怎麼老是想往平城調?”

“冇什麼。”林越知道杭睿下午約了人,“你呢,見當事人了?”

“見了,案子不大,但很棘手,屬於那種浪費時間還不得利的事。”

“藍宇譚總的朋友,一性騷擾的案子,人家姑娘來谘詢我點事情。說真的,那姑娘真不容易,我看過她的資料,之前在平城電視台工作,後來調到南城。本來要做電視台黃金時段節目的主持人,結果被性騷擾不成還被造黃謠,現在被派到最差的時段做夜間主播,有苦難言,真憋屈。”

“電視台?”

“南城城市廣播。”

“叫什麼名字?”

“薑鴿。”

第一次見林越對一個人感興趣,好奇道:“怎麼,你認識?”

林越握著水瓶的手頓了頓,將瓶子重新塞回杭睿的手中。

“不認識。”

-“得了吧你,你那小鮮肉蹲著了?自己都焦頭爛額了,還有空管我。”“大不了不乾了,我也不差那點工資。”這種事情哪有給姐妹撐腰重要,譚兮分得清輕重緩急。譚兮整天在外麵不務正業,為了占據八卦頭條版麵,每天蹲拍當紅小生。薑鴿則淪落為電視台最差節目的主播,每個周就上兩天班,還是夜班。兩個閒人在酒吧待到很晚纔回家。薑鴿回家簡單洗漱之後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開投影儀,播放了個電影。隨手找的,也冇在意名字。想起在la...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