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涼夏 > 4

4

薄唇張張合合,聲線清潤低沉。“你好。”……“陳青和!”突如其來的一聲呼喊瞬間讓陳青和從回憶中脫離。她坐直身子,回頭。同桌林琪跌跌撞撞捧著一堆東西朝她過來。她人緣好,從不少朋友那邊收到不少畢業禮物。一個桌子放不下東西,她一股腦撇到桌上,還有一部分大大咧咧放在了陳青和桌上。明星小卡,朋友給的小信,長串小包咪咪蝦條,她的拍立得和相片……陳青和默默地幫她攔住即將掉下去的鋼筆,放回她筆袋。“謝謝謝謝,”剛社...-

陸姨做菜是真有一手。

陳青和心想,原來在家裡也能吃到法餐,喝到酥皮奶油蘑菇湯。

幾個月前,也就是陳雅麗還帶著她在小縣城打拚的時候,即使她們的生活還算有裕祿,去西餐廳吃一頓也是一種相對奢侈的享受。

陳青和記得最苦的那段時間,房貸車貸壓的母女兩人抬不起頭,三天可能才見一次葷腥。

直到某天陳雅麗在某次商務活動上認識一位老總,也就是顧應闌的父親,顧祺。

生活一下子變得不真實起來,陳雅麗跳槽成了分公司經理,從七十平方的毛坯商品房住進五百平方大彆墅。

彆人都在背後議論她傍上大款了怎麼還不想著待在家裡把大款服侍滿意了好躺平。

“……”

中晚完全不一樣風味的兩餐完全重新整理了陳青和對生活的認知。

她把喜歡的菜吃了個一乾二淨,等陸姨從保姆室中再出來,隻見到冇了人的餐廳以及已經洗乾淨收拾完的碗筷。

三樓。

陳青和撐著肚子在接陳雅麗的電話。

事實上是家庭助理打來的,螢幕裡不算太陌生的年輕女人捧著平板。

“打擾您了,陳經理讓我告訴您上課安排。”

陳雅麗忙的焦頭爛額,她很有做生意的頭腦和經驗,隻是之前缺了顧祺這塊跳板,眼下有了機會,說什麼都要牢牢把握住。

因此生活中她能顧及的事情實在有限。

助理告訴陳青和,家庭教師會從明天起來家裡,上課時間從上午九點到中午十一點半,主講數理化生的內容。

陳青和還從助理口中得知,這位老師是頂尖學府q大在讀。

“嗯,您還有什麼事情就隨時打這個電話找我,如果冇有彆的事情我就先去忙了呢。”

“好的,再見。”

為了防止家教老師來了問她她一問三不知,陳青和花了一晚上時間把各門科的第一章稍微預習了一遍。

這樣即使被提問,也知道今天要學習的主要內容是什麼,不至於出醜。

睡前看書對入睡有奇效,在完全進入睡眠前,陳青和還在迷迷糊糊的想,顧應闌他這麼晚還不回來,果然是連他自己家都不願意要了……

這一覺睡的並不安生。

第二天毫不意外起晚了,在九點前匆忙洗漱完的陳青和下樓等待。

在八點五十五的時候,她還在預想待會自己的介紹語。

外麵突然傳來的談話聲響,讓陳青和社恐發作,家教老師是有兩個嗎?

旋即她又想到另一個問題,他們是怎麼從柵欄外進來的?

陳青和扭頭透過玻璃牆隻能看到視野盲區的花園。

對話聲由遠及近。

“欸,謝了哥,好意心領了,不過我還是想自己賺了錢打臉我爸媽。”

“嗯,行,有需要你找我。”

“嘿,需要你下午把電腦借我打遊戲。”

“隨你。”

第二道聲線有些耳熟。

帶著些淡淡的清冽,很好聽。

也隨著聲音主人的靠近而漸漸分明。

分辨出是誰,陳青和一雙明眸睜得圓溜溜跟貓似的,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從沙發上彈起。

下一秒,厚重的木門緩緩開了。

玻璃彆墅內被金色的晨光照的亮堂堂的。

顧應闌開門的動作一頓,視線停格在客廳中央傻站著女孩上。

她穿著簡單的白色T和一條牛仔吊帶裙,紮了一個丸子頭。

細細的嗓音裡滿是拘謹與彷徨無措:“早……早啊。”

應該是剛洗漱完不久,陳青和挺立的鼻尖和黑曜石般的瞳眸依舊帶著些潤澤。

細長捲翹的眼睫輕顫。

濕潤的目光,怯怯的,落到他身上又立馬裝作若無其事地挪開。

顧應闌垂在身側的指尖無意識動了動。

“嗯,早。”

可能是錯覺,她好像有些怵他。

冇等多想,側後方的小胖急著擠進屋:“走啦走啦進屋吹空調!”

陳青和看著客廳裡的兩人恍恍惚惚回不過神。

瘦瘦的那個男生介紹自己是她的家教老師,名叫金逸。

另一個是本不應該在場的顧應闌。

此刻他正坐在客廳的沙發裡,垂著眼眸冇什麼情緒地看手中的螢幕。

落地簾敞開著,金色的陽光勾勒描慕著他的眉骨到細挺的鼻梁、纖薄的唇瓣。

所以……為什麼顧應闌會和她的家教老師在一塊呢。

聽他們講話很熟的樣子……

陳青和不動聲色地收回視線,在金逸的招呼下挑了沙發對麵的一處位置坐。

“老師好。”

冇人會討厭乖學生,金逸忍俊不禁:“你直接喊我學長吧,我……我以前也在一中上學。”

“學長好。”

她乖巧又從善如流的樣子讓金逸十分受用。

“你是決定之後學物化生了嗎,基礎怎麼樣呢?”

陳青和眸光暗淡了一瞬,膝蓋上的指尖往手心蜷縮起來。

選物理並不是她的本意,她也不太願意在顧應闌承認這些事實:“……決定了,但我的理科很一般。”

她說話時聲音低低的,耳朵尖有些羞赧的粉。

金逸看出她的不好意思,安慰道:“冇事的,能上一中都有實力的,能給你補。”

“好的,謝謝學長。”

金逸又問了些彆的問題,大致是優勢和薄弱學科,以及每天願意投入的學習時間等等。

等瞭解的差不多了,他抱著平板,抖了下褲腿站起來。

“走吧,上課,你們家書房在哪?”

正直起腰打算站起來的陳青和渾身一僵,定在原地無法動作。

她的脖子、臉都逐漸泛紅。

攥著衣角的手再次不自覺收緊。

鳩占鵲巢的羞恥蔓延上心頭。

金逸還在四處張望找樓梯,冇注意到她的異樣。

“我……”

清泠泠的男聲蓋過她:“我這冇書房,地下有影音室將就一下吧。”

金逸眉飛色舞:“不是,哥們,這玩意是一個東西嗎?”

“有個大螢幕夠你講課了。”

聽起來確實是這樣。

“……行吧,帶路。”

金逸在那等陳青和。

陳青和和他大眼瞪小眼麵麵相覷。

那種茫然無措真不是裝的。

怕他嫌她蠢,陳青和小聲解釋道:“我隻去過三樓。”

金逸:“……”

怎麼跟想象中不一樣?

不是?

那個本應該占著顧應闌房子搶房產的刁蠻小屁孩呢?

金逸現在隻覺得手裡平板裡裝的那堆用來羞辱小姑娘智商的卷子燙手的很。

陳青和臉皮子薄。

臉上的緋色已經紅到脖子根了,她本就是社恐,一波三折下來,幾乎羞的想往地裡鑽。

“走吧。”

呼吸間,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她身後與她輕輕擦肩而過。

伴隨著一種和他本人一樣,好聞的清冽的香。

如同霧凇融化般,不一會便散去。

陳青和回神連忙跟了上去。

地下室的燈隨著他們的到來一排排打開,比上麵更有一番天地。

暗色調的裝飾,柔軟的地毯,牆麵上整列擺放的名酒,棋牌桌,檯球桌,影音室……

陳青和像進劉姥姥進莊園。

還未感慨完,下一秒,她身後那塊牆麵大的觸摸屏亮起。

顧應闌坐在真皮沙發上,操作著一檯筆記本電腦。

頂光在他挺直的鼻尖留下一塊細膩的陰影,那張精緻的臉半明半暗,格外晃眼。

金逸在邊上,找他準備的課件。

“okey啊就是這個。”

等陳青和回頭再看,那麵原本用來觀影唱k的螢幕頓時變成了一整麵物理題。

有那麼一瞬間,陳青和是被這頓操作驚豔到了。

倒不是說這有多高科技。

觸屏教學她讀過的學校裡都有。

但大螢幕學霸一對一教學,陳青和還是第一回。

有一種,很特彆的震撼。

這兩節課陳青和聽的尤其認真。

受媽媽陳雅麗的影響,她一直很在乎自己與顧應闌的差距,擔心比不過,擔心被恥笑。

在顧應闌麵前學習暴露短板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可這會專心起來,陳青和連他什麼時候離開了後排沙發都不清楚。

金逸兩節課給她灌輸了高一三個單元的物理。

一對一講課效率高的離譜。

“記不住沒關係,聽明白了之後做題去吧,”金逸說著,關掉ppt,把u盤遞給她,“諾,課本上的冇我找的這個好。”

陳青和實在不好意思再說自己冇電腦了,接過u盤道了聲謝。

“不客氣,好好學習哦。”

講完課的金逸一刻也閒不住,給顧應闌發訊息問他下午什麼安排去哪玩玩。

顧應闌從樓上下來,語氣不鹹不淡。

“你不是要打遊戲嗎?”

“害,看了一上午電子屏,眼睛要瞎了。”

兩人打算出門吃飯,剛好碰到中午來做午飯陸姨。

“小顧先生。”陸姨笑著打了聲招呼,又轉向金逸,“客人好啊,今天也都出去吃嗎?”

顧應闌微微頷首:“嗯,陸姨。”

顧家這段時間司機都跟著顧應闌他爸顧祺各處奔波。

兩人等打車的時間。

金逸扭頭向後方的彆墅看了看,嘖嘖地壓低聲音開始八卦:“你後媽安排給陳青和的?權力還蠻大啊。”

他對那個野心勃勃的女人並無好感,自知此時是偏見發作。

“不過說實在啊,我感覺陳青和真挺乖一小姑娘,和你後媽差彆真大呢。”

“她媽媽教的還挺好啊……”

言下之意很明顯了。

顧應闌並未直接回答他。

隔了有一會。

金逸聽到他冷淡的聲音,算是迴應。

“我爸不是也把我教挺好的嗎。”

-的包,手裡還提著她的書。他突然停下,陳青和見狀正想開口說她可以自己拿,卻聽見他冷不丁道:“我給你打了車回去,你到家記得給你家長打電話。”所以他不回家,不順路卻還被麻煩跑了這一趟。意識到這些的陳青和更過意不去了,她想來想去,最後憋出一句謝謝。還有一句:“……太謝謝你了。”“冇事,”顧應闌抬頭,目光落到不遠處,“車來了。”一輛白色轎車從街道另一端駛來,最後緩緩停靠在他們麵前。顧應闌拉開後座車門,將書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