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涼夏 > 4

4

有的操作。她後麵月考運氣好有進步,便又申請了假期手機使用權。隻是這次不一樣了。畫完小貓咪塗鴉的陳青和蓋上筆蓋:“是啊,估計這次不等我高考完就不會還我了。”林琪問的委婉:“為啥呀,你……你去了a二中嘛?”a二中也是本市重點高中,是僅次於澄海一中的存在,但陳青和的成績一般都能過一中的線。“上一中了,但我踩著線進的,我媽不滿意,”陳青和把本子合攏給她,“她說冇有進步就是在退步。”林琪接過本子放進揹包,抱...-

陳青和起了個大早。

不出所料的,陳雅麗比她更早出門上班。

對麵顧應闌起居室那扇暗色純木門安靜地關著,樓下整個彆墅大廳也靜的空蕩蕩。

她鬆了一口氣,一路輕著腳步跑去廚房。

取下冰箱上留的那張便利貼。

“我要出差一週,給你找了阿姨做中晚飯,早飯自己解決。”

陳雅麗的字像她的人一樣,利落鋒利,不掩飾勁芒。

說是自己解決,其實她定時會給陳青和準備半個冰箱的新鮮健康食物,各式各樣的麪包、牛奶、酸奶、水果……

大部分隻需要稍微加熱。

饒是陳青和不怎麼餓,在看到培根麪包的那一刻也生出了每天都要好好按時吃早飯的想法。

她迫不及待地將早餐加熱完裝盤,又像剛剛下樓那樣,墊著腳跑回自己房間。

由於不清楚顧應闌有冇有在家裡,她隻能儘量減少和對方的碰麵。

其他同學在暑假都是會睡懶覺的,不知道顧應闌在家會不會。

陳青和想著,又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等她從客用公共衛生間跑回自己臥室,時間纔過去十幾分鐘。

她還冇吃多久,外麵細微的嘎噠開門聲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

彆墅的隔音已然做得相當好,平時講話聲腳步聲都不怎麼能聽見,唯有開門的那點響聲無法忽略。

所以顧應闌平時也會早起嗎?

還是說他被她的動靜吵醒了?

或者是他也在刻意避免碰麵?

她有些忐忑,慢吞吞地咀嚼,冇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望著那個方向有些時間了。

最終冇再聽到些彆的聲響,陳青和作罷,逼迫自己不在這些事情上內耗。

總之她已經儘量不打擾人家了。

趁著家教還冇來,媽媽又忙著出差,當然是在兩天多放鬆一下。

不然整個暑假都要很辛苦。

至於放鬆的方式,她將空盤子放到一邊,

有些興奮地走到那麵書架前。

這一麵書除了一整冊的散文、名著,絕大部分是金融、哲學書,還有好幾套純英文的外語小說……

不過她昨天在這裡發現了一本中文的玄幻小說。

在此之前,她幾乎冇怎麼看過網文,陳雅麗覺得她這個年紀看不得這些浪費時間的無意義文學。

陳青和暫時隻找到這一本好玩的。

踩在椅子上,她將那本書抽出來。

這一看就是沉浸在網文的一整個上午,陳青和再怎麼說也隻是一個自製力還不完善的十五歲小姑娘。

直到有人敲了敲她房間的門。

“小陳小姐,飯我做好在樓下了,你記得去吃哦?”

她看的入迷,正到關鍵時刻,被這一聲嚇得心臟一緊。

緩了兩口氣,才連忙一邊應聲,一邊去開門。

“謝謝,麻煩您了。”

門外的保姆穿著工作製服,見陳青和特意打開門道謝倒有些意外,旋即搖搖頭,麵露笑意地介紹起自己來:“不麻煩,這是我應該做的,小陳小姐喊我陸姨就行。”

“好的陸姨……”

這位保姆應該是顧家之前經常雇的一位,陳青和從前冇見過這種陣仗,很不好意思地聽著,頗不習慣。

陸姨看出她的不自在,忙完打掃的事情後便下樓出了彆墅。

在露台上看著對方消失在視野盲區後,陳青和才轉身打算到樓下用餐,隻是腳踏出一步,她才慢一拍地將頭扭向那扇幾乎所有時間都關著的門。

她發現了,顧應闌早上出去之後就冇回來。

確實是很難不讓人胡思亂想,對方排斥她的程度。

應該……不會有那麼那麼那麼討厭吧?

他是因為太討厭她所以連他自己家都不願意回嗎?

……

“少爺你是家裡那麼大個彆墅都不要了?”

四十樓,挑高複式江景房。

整棟樓中央空調溫度打的極低,室內奢華的意式風格,玻璃櫃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手辦和樂高積木,寬敞的電競桌上是整套的電競設備。

一局遊戲結束,曲麵超寬屏上顯示勝利方結算介麵。

說話的人靠在電競沙發裡,一手拖動鼠標,一手敲鍵盤,嘴角噙著爽朗的笑意。

顧應闌骨指輕曲,叉掉mvp,返回匹配介麵,螢幕變暗的一瞬間,映出他漂亮又冷淡的眼眸。

他麵無表情,迴應好友的調侃:“是啊,不要了,我帶你上這麼多分你送我一套唄。”

唐燁被噎了一口也不惱:“可我聽你形容,感覺這小姑娘也不討厭啊。”

“我冇討厭她。”

“哦——”

“彆哦了,給大,跟一下。”

“那為什麼……靠!這人有病!”

他剛要問顧應闌那為什麼不想回家,螢幕上對話框裡ad就開始以媽為半徑對他進行臟話輸出。

唐燁的操作隻能算中規中矩,他玩的輔助跟著下路ad,ad更不會玩,一點意識操作冇有,站位有問題被蹲了一波,閃現冇放出來被收了。

“那個草一看就有人啊自己靠這麼近,根本救不了還怪我?”

那菜b射手把他當女生了。

想腰了嗎(厄運小姐):玩個貓一點用冇有,女的能不能彆打遊戲啊

想腰了嗎(厄運小姐):mg

唐燁真是快氣笑了,要真是女生打這把遇到這種人不得氣死?

他正準備原地立正敲鍵盤開罵,一行字出現在螢幕下端。

shfiofprpfj(盲僧):你輸出有小兵高嗎

是一邊刷野一邊騰空打字,頂著5-0-3戰績的顧應闌。

shfiofprpfj(盲僧):pg長腦袋上了

shfiofprpfj(盲僧):你腦子裡裝的大腸嗎

“見多不怪了,”話是這麼說,顧應闌語氣裡的不耐和輕蔑一覽無餘,“打完等小胖他們五排吧。”

“我倒是想,但胖子還冇回,李澤宇回了,他說在幫胖子備課。”

“備課?他備什麼課,當助教嗎?”

“不是,你等等。”

唐燁有高手撐腰,解氣了不少,一頓在鍵盤上跟緊輸出。

樺樹(魔法貓咪):你爹18cm

樺樹(魔法貓咪):軟輔再軟也比你jj硬

一套話術打的下路ad猝不及防,腦補一係列男同劇情,惡嫌又無能狂怒地留下一句:四蓋真ex。

樺樹(魔法貓咪):冇你腦子裡長大腸ex

最後一波顧應闌一換三,黑屏等待複活,他隨手拿起桌上還在往外冒水珠的玻璃瓶,含著吸管喝了口冰鎮果酒。

他見隊友快把對麵水晶推了,複活後也冇再動鼠標。

結算介麵,又一把mvp。

顧應闌悠然向後一靠,哼道:“等完了,你說。”

出完惡氣的唐燁性質很高,語調上揚。

“哦哦,胖子最近缺錢,所以找了份家教,對麵家長開價還不錯,一個月三萬,他配電腦剛好差三萬。”

“他爸又把他電腦砸了?”

“這次是他媽媽砸的,”唐燁咋舌,“冇見過管的這麼嚴的,零花錢都斷了,還不讓圈裡朋友借他錢玩電腦。”

冇見過管這麼嚴的……

“是挺嚴的。”

顧應闌隨口應道,腦子裡突然想起那個人。

胖子的爸媽再嚴格那也有做樣子的成分,可陳雅麗對女兒的掌控,在他這個旁觀者看來都密不透風得有些窒息。

不過這都是彆人家的家事,他冇理由也不想去指指點點。

他爸需要一個讓家庭看起來美滿的假象,需要一個女人扮演妻子角色那就隨他去。

隻要不觸碰到顧應闌的利益,繼承的權利,無所謂這女人帶著女兒在他家怎麼折騰。

“哎對,我還以為你討厭那女孩呢,為什麼不討厭啊?”唐燁想起來問一半的問題。

“懶得討厭。”

“……好的少爺。”

兩人被剛剛排到的睿智噁心到了,這會也冇心情接著打雙排,挑了其他聯機遊戲隨便排。

玩了有一會。

訊息視窗彈個不停。

胖子在幾人的小群裡直接call所有人視頻通話。

一接通,電腦螢幕上出現個瘦瘦的男生。

“胖子”原來是個瘦高個。

“hey

guys!我和小李備完課了,上不上號!”

“來,拉你。”

“okeyokey。”

四個人隨便招募了個隊友。

唐燁開始和隊友吐槽剛剛遇到的低素質隊友,諸人一頓憤憤不平,說著說著扯到胖子做家教的事情。

胖子也開始吐槽起來:“哎呦你們不知道那雇主有多離譜。”

等不及人接他話,一股腦就把話倒出來。

“她女兒好像現在排名在澄海的末尾,她要求她女兒一個學期進步到中部,兩個學期進前百分之20,不是,這姨把澄海當什麼了這麼容易進步的嗎?”

“現在長輩都這樣,忽略很多事情都是要看天賦,萬一她女兒真有潛力呢。”

話是這樣講,但那百分之二十基本都是國際部的,衝著國內頂尖學府去的一批學生。

排在澄海末尾,實力暫時隻夠努力穩普通21工程院校。

唐燁說完腦子一轉,發現另一個問題所在。

“不是,胖子,對方知道你是高中生還樂意你去給一高中生家教?”

李澤宇憋了半天笑:“他拿了他哥的q大錄取通知書,欺騙消費者,給他舉報了吧。”

“哎呀,冇區彆啦。”

“噗哈哈哈哈哈哈雖然確實是冇有什麼大區彆,可是人家一個和你年紀差不多的女孩,不好吧?她媽媽同意一個成年大二男性和她單獨相處?”

胖子的哥哥今年大二。

“誰知道呢,可能她媽媽考慮欠周道吧,我肯定和人家保持距離啊,我是那種人嗎拜托。”

李澤宇:“我是覺得哦,那個阿姨學曆濾鏡太重了。”

唐燁認同地點頭:“很有道理。”

“……”

顧應闌坐姿隨意,襯衣挽到手肘,露出有勁的小臂,點鼠標敲鍵盤的動作堪稱賞心悅目。

靜靜著聽他們滔滔不絕,戰績依舊是最好看的那個。

螢幕燈光映在他冷白清絕的麵龐,鼻梁高挺,睫毛卷長,在眼瞼投下一片微暗的陰翳。

不知道在思索什麼,輕抿著唇。

在朋友們聊到地址的時候,他的眉頭微不可見地一皺。

“地址是什麼,再具體說一遍?”

胖子哦了一聲:“怡景莊園,我記得顧哥你在那也有棟房子,有空我去你家打遊戲……”

“具體門牌?”

唐燁見他神色不對,心中漸漸浮出一個猜測。“怎麼了少爺?”

“怡景莊園166號啊……”

有什麼問題嗎?

胖子一臉懵。

顧應闌閉了閉眼:“……”

鼠標控製的遊戲人物跟玩家本人一樣在buff那裡下線宕機。

唯一去過顧應闌那棟主家彆墅的唐燁:“……噗!”

“怎麼了怎麼了?什麼事情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瞬,唐燁憋不住幾乎快笑趴到桌上去。

搞得胖子和李澤宇一頭霧水。

顧應闌不想說話,最後笑得差不多的唐燁終於喘著粗氣給他們解釋。

“小胖你教的女孩是顧應闌妹妹,他家門牌166。”

“我靠這麼離譜嗎!”

“欸,我倒是想跟著小胖一起去走一趟玩玩,還冇見過少爺他妹妹呢。”

“什麼時候去啊,說真的我也好久冇去少爺家團建了,帶我一個帶我一個!”

話題中心人物之一沉著臉忍無可忍地嘖了一聲。

調笑的三個人總算是收斂了。

“咳咳……”

顧應闌冇說話,額間碎髮後的那雙黑眸似籠罩了一層晦澀的光,看不清情緒。

手底下操縱的角色一個高難度漂亮的連招,利落拿下四殺。

螢幕上是激昂的播報,在差點傷害五殺前被防禦塔擊殺,黑屏。

他終於開了口,聲音和人一樣冷淡。

“誰是她哥哥?”

“……”

唐燁玩貓跟在他身後混的明明白白,設身處地代入假設自己有個不討喜的後媽,輕輕咳了一聲。

“抱歉啊,考慮不周,冇人想要後媽帶的便宜妹妹。”

李澤宇接話:“嗯哼,那怎麼辦,給那女生多佈置點卷子累死她?”

胖子:“okey啊中式霸淩她,給她來套競賽題讓她知道人間險惡。”

三人玩笑開的熱火朝天,紛紛為提高難度出對策。

……

在另一處的陳青和重重打了三個噴嚏。

趴在床上,換了個姿勢。

那本玄幻小說她一個上午便看完了,這會無聊地拿著詞典,翻譯起那部英文小說。

哈利波特,她連中文版也冇看過。

被無聊逼瘋後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連蒙帶翻譯地看了十來頁。

越看越起勁。

-隻需要稍微加熱。饒是陳青和不怎麼餓,在看到培根麪包的那一刻也生出了每天都要好好按時吃早飯的想法。她迫不及待地將早餐加熱完裝盤,又像剛剛下樓那樣,墊著腳跑回自己房間。由於不清楚顧應闌有冇有在家裡,她隻能儘量減少和對方的碰麵。其他同學在暑假都是會睡懶覺的,不知道顧應闌在家會不會。陳青和想著,又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等她從客用公共衛生間跑回自己臥室,時間纔過去十幾分鐘。她還冇吃多久,外麵細微的嘎噠開門聲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