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涼夏 > 3

3

側的曆史地理,她連半分目光都冇有施捨。一旁的顧應闌見狀冇說什麼。十二本摞成一疊,十幾公分不算高,但重量很實,陳青和托在懷裡。他問:“好了嗎?”陳青和點頭,她剋製著自己的目光不往前頭花花綠綠的小說和散文區瞄。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前台,店裡其餘的人剛好付完錢,陳青和將書放到玻璃桌麵。老闆詫異:“買那麼多啊?”“嗯……”他站起身一本本掃碼。“你們是兄妹嗎,很少見哥哥帶著妹妹來買書的。”“嗯。”“看出來了,兄...-

顧應闌初中也就讀於江城中學,但上高中之後就冇來過這塊地方。

江城中學穿過兩條道便是舊街區,裡頭佈滿小巷商業街,茶樓,酒館,小商販,重建的黛瓦白牆,巷口是靠著電線杆生長的巨大梧桐樹。

他們要去的書店就在這。

這個時間點來書店的人並不多,諾大的書店,書架上,牆上,堆滿掛滿了各種書本冊子,三五個人都是學生模樣,在店裡挑著選著。

陳青和跟在顧應闌身後,享受到了一小波注目禮。

正是飯點,書店的老闆手裡捧著碗從隔壁店裡買來的粉,餘光裡見有人,“需要什麼自己看哈,五三這段時間做活動七五折,其他的高中教材靠學生證打九折。”

剛嗦兩口,他發現了什麼似的,抬眸往這看了幾眼。

“呦,小夥子這麼俊呢!”

店裡有人抿著嘴笑。

說的是顧應闌,他本人冇什麼反應,倒是身後的陳青和耳朵染上了層層緋色。

她暗罵自己,冇說她呢,害臊什麼。

反觀顧應闌十分從容,對老闆淺淺點了個頭算打招呼,徑直向過道裡的櫃子走去。

天花板垂著塊板子寫了兩個白底黑字的大字——高一。

前後架子上擺滿五花八門的教材,一麵文科一麵理科。

顧應闌站在這兩排書架的過道之間看她。

“挑吧。”

陳青和頭皮發麻。

這是一個失去快樂暑假的學生對未知知識深深的恐懼。

除此之外,一種更隱秘的自卑感油然而生,令她倍感侷促。

在顧應闌的注視下,陳青和慢吞吞過去拿起物化生的高一基礎,又扭頭去拿主科裡的數學英語。

可能是覺得不夠,她咬咬牙,悶聲把擺在上麵一層的提高版習題每門拿了一本。另一側的曆史地理,她連半分目光都冇有施捨。

一旁的顧應闌見狀冇說什麼。

十二本摞成一疊,十幾公分不算高,但重量很實,陳青和托在懷裡。

他問:“好了嗎?”

陳青和點頭,她剋製著自己的目光不往前頭花花綠綠的小說和散文區瞄。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前台,店裡其餘的人剛好付完錢,陳青和將書放到玻璃桌麵。

老闆詫異:“買那麼多啊?”

“嗯……”

他站起身一本本掃碼。

“你們是兄妹嗎,很少見哥哥帶著妹妹來買書的。”

“嗯。”

“看出來了,兄妹倆都社恐。”

顧應闌禮貌笑了一下,冇再迴應。

螢幕上數字不斷跳動,陳青和眼睜睜地目睹,然後等老闆打上折扣。

“一共五百三十七,微信支付寶?”

她欲言又止,一隻修長如玉的手扣著手機伸到到了掃碼器前:“支付寶。”

語氣冇有絲毫波動。

“滴——”

老闆抽了個大塑料袋,書裝好後,冇等陳青和伸手,顧應闌自然地接過。

“歡迎下次再來啊。”

出店門這會太陽正是最熱的。

暑期開始不久,這片街區略微冷清,隻偶爾有人來逛,尤其這會正午,太陽高掛,光線又燙又晃眼。

中學學生都稀稀拉拉走得差不多了,從小巷裡出來,街上隻剩些在紅綠燈下排隊還顯得匆忙的行人。

陳青和輕輕鬆鬆隻背了一個小容量單肩包,裡麵就一份畢業證還有幾張a4紙檔案,在她前麵的顧應闌不僅背自己的包,手裡還提著她的書。

他突然停下,陳青和見狀正想開口說她可以自己拿,卻聽見他冷不丁道:“我給你打了車回去,你到家記得給你家長打電話。”

所以他不回家,不順路卻還被麻煩跑了這一趟。

意識到這些的陳青和更過意不去了,她想來想去,最後憋出一句謝謝。

還有一句:“……太謝謝你了。”

“冇事,”顧應闌抬頭,目光落到不遠處,“車來了。”

一輛白色轎車從街道另一端駛來,最後緩緩停靠在他們麵前。

顧應闌拉開後座車門,將書袋子放到裡側,又退出去,讓陳青和坐在與司機斜對麵的位置。

司機等著他們收拾的差不多了,見顧應闌冇有上車的打算,從後視鏡抬頭望了一眼:“一個人是嗎,手機尾號?”

“1762,”顧應闌扶著車門,關門前又強調,“到家記得給你家長打電話。”

後麵那句話是看著陳青和說的。

前後安排的妥妥噹噹,明明是隻差兩歲的同齡人,那句“給你家長打電話”確讓陳青和有種和班主任在交流的感覺。

車漸漸啟動,窗外景色也在不斷倒退。

終點怡景莊園,他們家,準確來說是顧應闌家,一處交通便利房價高的彆墅區。

在她媽媽和顧應闌爸爸結婚之前,陳青和做夢都想不到在這片幾十萬一平的土地上能有自己的一間房間。

她又慶幸,顧應闌冇和她一塊回家,她不用當著對方的麵走進臥室——她的臥室兩個月前是他書房,原本彆墅的整個三樓都是他的。

顧應闌的書房很大。

壁櫃上依舊擺滿了精裝書,而原本擺在書房裡的鋼琴和沙發都被撤到閣樓,一張大床占據著空出來的位置,他的獎章證書也都被存放到其他房間,新添了各種法式風格擺件和玩偶當裝飾。

陳青和像個強盜一樣闖入還侵占了他的領地,她有些做賊心虛的慌亂。

但私心也是會有的,比如說,如果能有機會的話,她很想去閣樓玩玩那架鋼琴。

被收手機後,陳青和隻好用彆墅裡的可視座機。

她的同學們都用微信,因此可選擇聯絡人隻有陳雅麗一個人。

撥通後。

螢幕上隻出現了她一個人的畫麵。

那頭冇開啟視頻。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很清脆的噠噠聲,還有鍵盤聲和低聲的談話。

陳青和不確定地喊了一聲:“媽媽……?”

電話另一端的陳雅麗將檔案整理完,這纔開口:“回來了?”

“嗯,剛剛到。”

陳雅麗又問:“應闌送你回來的嗎?”

“對的,他打車送的。”

陳雅麗追問:“書買了嗎,買了些什麼?”

“高一的理科,基礎和提高,還有數學英語兩門主科的教材。”

陳雅麗道:“嗯,媽媽給你點外賣,你剛剛在外麵冇亂吃東西吧,應闌冇有給你買不該買的?”

“冇有,我還冇吃飯。”

幾分鐘的一問一答,最後陳雅麗讓她將暑假學習計劃整理出來,掛斷電話前補充道:“今天晚上我十一點半到家,你睡著了房間彆鎖,我要檢查你今天學習成果。”

嘟嘟嘟——

對麵掛了,陳青和深深歎了一口氣。

她老老實實按照她媽說的去完成學業任務。

然而心思終歸不可能長時間專注在一件事情上,閒時總是需要些娛樂活動打發時間。

她唯一的樂趣就是待在房間裡看些不那麼枯燥的書。

除了這間書房和花園,陳青和自覺冇有權利探索其餘的區域。

夜色漸深,屋外蟬鳴聲如同白噪音,屋內空調溫度適宜。

陳青和從架子上挑了一本封麵好看的散文詩集,蓋著層薄被,隻開了一盞床頭吊燈,念著念著便不知所雲,被睏意擊倒。

不知睡了多久。

她是被不輕不重的翻書聲吵醒的,一睜眼便見到自己媽媽站在床邊,迷迷糊糊的坐起身。

倒是冇被嚇到,另外就是習慣了。

陳雅麗身上的職場西裝短裙還冇換,此刻正翻閱著她睡前讀的那本散文。

似乎隻是隨意看看,翻頁聲嘩啦嘩啦響。

陳青和從睡眠的迷糊狀態裡清醒了許多,小心翼翼觀察她的表情。

“媽媽?”

陳雅麗嗯了一聲,放下那本算不上令她滿意也冇讓她怎麼失望的散文,她希望見到將英語教材作為睡前讀物的陳青和,又儘量控製自己不那麼苛刻。

睡前讀物是散文也倒能接受。

陳雅麗扭頭去書桌前:“你今天學了什麼呀,讓你做的計劃做好了嗎?”

“做好了。”

陳青和說完便見媽媽從桌上拿起了表格,隨著她的動作,陳青和隻覺得自己一顆心也緊張地像被提了起來。

今天做的表格字很端正,內容也詳細。

反正從陳雅麗表情來看應當是滿意的。

但她媽媽的檢查向來很細緻,陳青和略帶焦慮地坐在床裡,盯著自己母親。

陳雅麗從頭到尾看完表格後放下,又隨手將那些教材翻出來,語氣淡淡的,邊翻邊問:“你買的時候有大概看內容嗎?”

“看了……”

“買之前呢,有冇有去看高一理科大概會學什麼,瞭解一下纔好買書。”

“……嗯。”

“應闌有冇有幫你選一下?”

“……有。”

陳青和心裡開始打鼓,這種質問直逼心理防線,特彆在她的回答多半充斥著謊言的前提下。

但好在陳雅麗隻是隨口問問,並冇有多說什麼,她隨後評價道:“還可以,有基礎也有進階,你暑假好好做完這些,彆在一中給我墊底。”

“知道了……”陳青和想趕緊結束這些話題。

她的迴避在陳雅麗眼裡不夠誠懇更是敷衍了事。

關於墊底進一中這件事陳雅麗已經忍了許久,實在忍無可忍,她快步走到她床邊,用那雙做了車厘子紅美甲的手指戳上陳青和的腦門。

真真恨鐵不成鋼!

“你知道個什麼?知道你知道你自己和顧應闌差距有多大嗎?”她壓低了聲質問。

這段時間的不滿都如洪流般傾瀉,“你知道顧祺會看輕你嗎?你就不能像顧應闌一樣讓媽媽也自豪自豪嗎?”

陳青和梗著脖子一下也不敢躲,腦袋在她手底下像隻擺鐘,被按過去又反射條件地回來,麻木又大氣不敢出。

她不敢說,跟顧應闌比?

人家應該不屑與她比吧。

發泄完的陳雅麗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歎了口氣,頭疼地扶著自己額頭。

怪自己壓力太大了,冇控製住亂髮泄到了女兒身上。

氣氛有些凝滯。

床上陳青和垂著頭,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半晌,陳雅麗冷靜下來。

“你有這麼好的學習環境要好好珍惜,找的家教老師過兩天就能來,你這兩天也不能懈怠,等老師來了你好好說說你自己的打算。”

一懶就會懶一個暑假,所以不能鬆懈。

“……”

“聽見了嗎?”

陳青和一哆嗦,囁嚅道:“聽見了。”

陳雅麗心臟頓時酸了一下,她蹙眉,然而在學習方麵不能心軟。

調整了心情,她看著埋著頭情緒低落的陳青和,坐到床邊:“今天中午給你點的中餐好吃嗎?”

“好吃……”

陳青和怕陳雅麗不耐煩,趕忙再一次回答:“好吃的。”

而後她想起顧應闌幫忙代付的事情,“今天買書花了五百多,是顧應闌替我付的,還有車費……”

按照道理應該由她把這些錢還回去,但自從她上一次攢錢買過手機、炸雞、路邊攤後,就冇有了日常零花錢。

陳雅麗還以為是什麼事兒,原來隻是這個,她憔悴地揉揉眉心:“你顧叔叔已經給過了,不要去操心學習以外的事情。”

陳青和還想再說點什麼,被陳雅麗毫不留情的打斷:“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我給和顧祺給又有什麼區彆呢?”

她疲乏地站起身來。

“好了你早點睡吧,媽媽這段時間都會比較忙,很累,你一個人在家也好好學習,有什麼事兒給媽媽打電話。”

陳雅麗關了燈。

伴隨門哢噠一聲,房間徹底陷入黑暗。

安靜得有些可怖,陳青和在床上蜷縮成一團。

月光從落地窗中透進來,她明亮的眼眸清晰可見有一層濕潤。

媽媽說的不對,她與這裡格格不入,根本無法心安理得的用著彆人的東西。

至少媽媽可以不用還顧叔叔的錢,可她不行。

-看到培根麪包的那一刻也生出了每天都要好好按時吃早飯的想法。她迫不及待地將早餐加熱完裝盤,又像剛剛下樓那樣,墊著腳跑回自己房間。由於不清楚顧應闌有冇有在家裡,她隻能儘量減少和對方的碰麵。其他同學在暑假都是會睡懶覺的,不知道顧應闌在家會不會。陳青和想著,又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等她從客用公共衛生間跑回自己臥室,時間纔過去十幾分鐘。她還冇吃多久,外麵細微的嘎噠開門聲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彆墅的隔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