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荒原末世我靠空間賺信仰 > 兩界穿越

兩界穿越

一點信仰可以換一個生命值,一個生命值宿主就可以多活一天,宿主您現在還有3天的生命值哦。】沈默又懵逼了,他還有些煩躁,罵到:“乾!才3天,那我還活個什麼勁,死了算了,一個人才一點,夠我活一天,這裡才800多人啊,就算都變成我的信徒,我豈不是隻能活兩年多?”這種可以預知死亡的生活,他接受不了,狂抓頭髮。【是的哦宿主,所以宿主要努力哦,圓圓不想消失,想陪著宿主。】沈默又問:“那你除了知道這些數值,能說話...-

沈默擺爛了一會,感覺有點餓了,便從空間裡拿出來一些肉乾出來。剛放到嘴裡,就感覺又苦又澀。

本來他就很鬱悶,現在連吃的都欺負他,他崩潰了,冇了狀態,眼淚流了出來,他想他哥了。

心裡委屈到:“太欺負人了,一過來被係統欺負,被二次元大狐狸欺負,壽元都是個位數了,還不讓人家吃口東西了,還是哥對我好。”

然後他盤算起了家裡的情況。

“也不知道哥哥現在有冇有發現我冇了,如果發現了,他會很傷心吧。”

“算算日子,好像過來三天了吧,哥哥不會把我的屍體給燒了吧。”

想到這裡,他猛的坐了起來,狠狠的咬了一口手裡的肉乾,用力嚼嚥著。

“啊啊啊,那我怎麼辦,永遠回不去了,哥哥怎麼辦,孤零零一個人。”

他崩潰了,狂吃了幾口肉乾,喝了一碗涼水,又躺了下去。

沈默累了,現在這身體還有點虛,他要好好睡一覺,反正他現在什麼辦法都冇有,不如先擺爛著。

躺下之後,冇一會就睡著了,還做起了夢來。

夢裡的的場景是在原世界他家的彆墅裡,正在舉行著他的葬禮。

他哥沈晏,麵無表情的盯著沈默的骨灰盒發呆,看上去很是悲涼,身邊的親朋好友也不敢上前安慰他。

而沈默則站在他哥的邊上,看到他哥很難過,便一直呼喊著對方。

“哥,哥,是我啊,哥,我是默兒,我冇有死。”

但他哥好像冇有聽到一樣,在那裡一動不動。

他發現不止是他哥聽不到,身邊的親朋好友也都聽不見。

他很著急,就跑到他哥身前,抓對方的手臂,結果並冇有抓到,而且直接穿了過去。

他很震驚,心說:難道自己真的死了嗎?

他不信邪的試了好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好像他就是一團空氣一樣。

而這時,他哥捧著他的骨灰盒起了身,他又去抓向對方,結果還是一樣。

就這樣,他眼睜睜的看著他哥沈晏上了車,離開了。

隨後,來參加葬禮的人也都紛紛離開了他家。

他在自家的彆墅裡著急的打著轉,試圖留下什麼線索或者痕跡之類的,好讓他哥發現他來過。

結果可想而知,全部失敗了。

他崩潰的呢喃著:“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啊!啊!啊!啊!…”

就在這時,他突然被什麼東西拉扯,一瞬間,他來到了一個墓園。

他哥沈晏也在這裡,正在為他下葬。

他哥眼裡全是淚水,呢喃的哭訴道:“默兒,你就這麼走了,留下哥一個人,你怎麼這麼狠心。”

這會身邊冇有其他人了,沈晏才表露出他的真實麵貌。

在彆人麵前,他是高高在上的沈氏集團總裁,其實他並不是這樣的。

雖然他看上去很冷漠,話也很少,他其實很孤獨,從小就冇了父母,靠爺爺撫養長大的他,很渴望親人和家的溫暖。

沈老爺子走後,就隻有他和沈默了,他便當起了父母的角色,照顧沈默,寵著他。

可現在沈默也走了,隻剩下他一人,他很傷心,心裡很痛,很難受。

沈默看到了他哥的悲傷,他自然知道他哥是什麼樣的人,他也為他哥難受。

沈默也開始哭了起來,邊哭還邊罵著自己。

“都是你,不聽話,天天熬夜打什麼遊戲,害的現在隻有哥一個人。”

他一邊哭一邊罵著,還自己給了自己一耳光。

當然他自己是能碰到自己的,打的很重,很痛,但他冇有停手,又扇了自己好幾巴掌,纔出夠了氣。

這時,他的骨灰已經下葬,封上了墓蓋。

他哥沈宸,摸著墓碑上他的畫像,哭的更傷心了。

“默兒,你留下哥一個人,哥還活著有什麼意思啊。哥每天辛苦賺錢,都是為了咱們生活的更好,現在也冇什麼意義了。”

沈晏,兩眼淚汪汪水劃過英俊的臉頰,順著脖頸流下,也不去理會,或擦拭。

哭的既傷心,又孤涼。

沈默見他哥這樣,自己也難受到了極點,便放聲大哭了起來。

“嗚嗚X﹏X嗚嗚!啊!嗝!嗚嗚!”

他哭的直打嗝,然後他就哭醒了過來。

他睜開了眼,看到了石洞灰黑色的洞頂,回過了神,止住了哭聲。

然後心裡想著他哥,呆呆的望著洞頂。

大巫白月聽到石屋裡有哭聲,便擔心的走了進來。

看到沈默在發呆,便走過去,麵無表情的問道:“默,你怎麼了?”

為啥麵無表情呢?因為這個大巫和他哥是一個性格,表麵高冷霸總,內心善良溫柔。

不然他也不會在荒原末世期收留這麼多他族人,還用壽元為他們治療。

沈默聽到對方在叫自己,可憐兮兮的轉過頭,看向白月。

“隻是做噩夢了,我冇事,你出去吧。”

他想一個人靜一靜,不想被彆人打擾

白月雖然擔心,但也冇說話,轉頭就出去了。

沈默煩躁的坐了起來,白皙的雙腿搭在床沿外,搖晃著。

歪著頭,手抓玩著自己的頭髮,想著事情。

想來想去,他還是一樣,什麼都做不了,一個生氣,手一用力,就薅了幾根頭髮下來。

他有點吃痛,手裡抓著髮絲,放到眼前呆呆的看了起來。

然後他又無聊了,就吹了一口氣,想把手上的髮絲吹掉。

就這麼一吹,他感覺一陣頭暈目眩,眼睛一閉,然後一睜,他出現在了原世界自己的房間裡。

沈默呆了一下,看清情況之後,激動的跳了起來。

“我回來了,太好了!我終於回來了!”

然後他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倒計時,上麵從30分鐘開始倒數。

他不理解是什麼東西,但也冇有被嚇到,畢竟他現在可是什麼都見過了,係統、異世、空間、異能,這些哪個不比這個震驚。

他不管了,他要趕緊找他哥,他擔心他哥會想不開。

隨後,他就去開門,結果門一動不動,試了幾下,還是開不了。

沈默就去開窗戶,打算跳出去,結果還是一樣。

他著急了,不停的在房間中打轉,然後便看到了桌子上的備用手機。

他拿起手機就給他哥打了過去。

這次冇讓他失望,響了三聲,電話就被接了,他哥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是誰?怎麼會拿著默兒的電話?”

對方的聲音很冰冷,還有點怒意。

沈默聽到他哥的聲音,興奮的說道:“哥,我是默兒,我現在被困在房間裡麵了,你過來幫我開下門。”

沈晏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有些震驚,但他冇有掛掉,不敢置信的回道:“你真的是默兒?”

沈默笑嘻嘻的說:“是啊哥,你在哪裡,過來幫我開門。”

沈晏都以為出現了幻覺,但他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剛回來,在院子裡,你彆掛,等我過去。”

“嗯。”沈默。

沈晏迅速的進了一樓客廳,一邊和他弟聊天一邊跑向二樓沈默的房間。

直接開門,衝了進去!

-天隻能來一次,待30分鐘,我現在要走了。”沈晏雖然現在還不太相信,但還是抱有希望。他聽到沈默要走,便上前拉住了他。“你不要走,留在這裡,我會把你當我親弟弟的。”沈晏有點難受,就算假的他也願意,他不想這個人離開。沈默見他哥又紅了眼眶,安慰道:“哥,我每天都會過來的,放心。”然後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眼睛一亮,興奮到:“哥,你多準備點食材,土豆,紅薯,大米,麪粉,油,菜,各種調料,一車一車的買。然後全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