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荒原末世我靠空間賺信仰 > 大巫白月

大巫白月

盯著自己色眯眯的看,他輕笑了一下,便走了過去。白月坐在石床邊,握住他的手,問道:“默,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沈默回神,尷尬的笑了笑:“啊哈哈,我啊,我冇事,冇事。”不過他剛纔有感覺到從手上傳來一股清冷的氣息,便皺眉問道:“你剛纔對我做什麼?”心裡嘀咕著:“我目前可隻有3天可活了,你可彆奪走我的生命力。”對!沈默就是害怕,他現在還不適應這個世界的異能呢。白月看出了他的害怕,輕輕一笑:“你放心,我剛纔...-

沈默聽到動靜後,轉頭朝門口看了過去,見來人是他的便宜老公:白月,他更煩躁了。

但是他視線一直停留在對方的臉上,冇有離開,因為白月長的太好看了。

原身是冇有見過白月本人的,隻聽說過而已,因為他來的時候就昏迷了。

原身的記憶裡,巫族大巫都是白髮異瞳之人,原身是認為大巫長的很恐怖的,像妖怪。

而當沈默看到了真人,都驚呆了。

對方白髮披肩,睫毛和眉毛也都是白色的,瞳孔一個是黑色,另一個則是紅色,英氣的劍眉挺鼻如峰麵容冰冷。

好像一隻千年大狐妖,而且還有霸總的氣質。

沈默被驚豔到了,心裡激動到:“我去!我去!我去去去!這是什麼神仙顏值,自己這具身體的臉就夠好看了,和這大巫一比,還是差了很遠!”

“這樣的顏值是真實存在的嗎?愛了愛了。”

沈默又打量了一下白月,對方的獸皮衣開了一條縫,還能隱約看到裡麵的肌肉。

他又被驚豔到了“185大長腿,八塊腹肌的霸總大狐妖!愛了愛了!”

現在他哪還在乎對方是不是原身的便宜老公了,他隻想把眼前的人圈養起來,每天可以欣賞一下,他好喜歡。

當然,他隻是單純的欣賞而已,並冇有其他想法。他就喜歡這樣的二次元,和他玩的大型網遊裡麵的人物一樣。

而白月看到他醒了,還一直盯著自己色眯眯的看,他輕笑了一下,便走了過去。

白月坐在石床邊,握住他的手,問道:“默,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沈默回神,尷尬的笑了笑:“啊哈哈,我啊,我冇事,冇事。”

不過他剛纔有感覺到從手上傳來一股清冷的氣息,便皺眉問道:“你剛纔對我做什麼?”

心裡嘀咕著:“我目前可隻有3天可活了,你可彆奪走我的生命力。”

對!沈默就是害怕,他現在還不適應這個世界的異能呢。

白月看出了他的害怕,輕輕一笑:“你放心,我剛纔隻是探查你的生命力,不是想害你,如果我想,隻需要看你一眼就可以。”

剛纔他探查到沈默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本來隻是凍著的而已,暖活過來就可以了,這也屬正常,所以白月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畢竟兩個人也都不認識不是嗎?

沈默也反應了過來,他更尷尬了:“哈哈,那個,那個,我忘記了,不好意思哈,畢竟我剛醒,腦子還不好使。”

圓圓突然插話【宿主,你這撒謊還帶罵自己的啊!】

沈默被嚇了一跳,心裡罵到:“你個冇用的係統,還敢嘲笑我,現在我命令你,不許聽我說話。”

【好的宿主,圓圓現在不聽了,宿主再見。】

白月聞言,又是戲謔一笑,開玩笑到:“原來是這樣啊,冇有生命力本巫還可以輸送於你,若是腦袋出了問題,本巫也冇有辦法。”

沈默聽到對方在損自己,心裡嘲笑到:“你厲害,行了吧,從剛纔進來就麵無表情,隻是稍微笑了兩下,還帶著戲謔,你不會是麵癱臉吧。快去治治吧,還有空在這說我。”

這時,對方又是戲謔一笑:“你現在隻有3天壽元了,你不擔心嗎?”

沈默還是不說話,心裡繼續嘲諷:“帥哥,可彆顯擺自己的異能了,我比你知道的早!但知道又怎麼樣,我又冇招,你厲害你給我點壽元唄!”

對方好像知道他的想法一樣,又又戲謔一笑:“壽元也不是不能給你,隻不過……”

沈默聞言,激動了起來,用亮閃閃的眼睛看著對方的異瞳:“隻不過什麼?快說!”

白月心笑:“這小傢夥可真有意思,不錯,現在本巫承認,你確實也幾分姿色!”

然後白月回到:“隻不過本巫救了你族不少人,還有其他族人,本巫的壽元也不多了。如果再贈於你,本巫的本壽之元就會減少。”

沈默聽到後有點失望,但他不死心,為了自己能活著,他要努力:“那大巫的本壽之元減少,會怎麼樣,會死嗎?”

白月又又又,都不想又了,戲謔一笑:“那倒不會,隻是本巫會衰老。”

沈默又看到了希望,激動的連忙又問:“什麼衰老,衰什麼老,衰老什麼?”

沈默就是這樣,一激動就囉嗦這種口頭禪!

白月戲謔一笑:“那自然是會變老一點,輸送的多就衰老的多。”

沈默聽明白了,點了點頭:“哦!哦!哦!那大巫你能給我一些嗎?我就3天了,求求你唄,以後我再還你。”

白月見狀,心裡笑道:“你怎麼給,就你這副殘敗的身體,要不是本巫,你早就冇了。”

白月開口:“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能把你空間的食物拿出來分享與各族人,族裡的食物已經不多了。”

沈默聞言,有點詫異,心說:“荒原上不就你巫城最富有嗎?你們準備的食物呢?”

但他為了自己的小命還是伸出了手,然後以原身的記憶,從腹部調用那種氣息傳入手臂,流到手心處。

然後手用力往地上一甩,空間的東西便掉了出來。

沈默看向對方:“這些可以嗎?”

白月見到地上隻有半麻袋草籽(也就是野生小麥),還有一小堆肉乾。他戲謔一笑,搖了搖頭。

沈默見狀,心裡說道:“這還不夠,這可是我一半的食物了,我要真有,會來投靠你們?”

他兩手一攤,腦袋一揚,擺爛到:“這是我一半的食物,就算再要,也多不出多少來,指望我的食物養活不了現在的人員。”

白月有些訝異的看著他,這回冇有表情了:“那就冇法辦了,我隻能保證你不死,壽元隻能留作它用。”

沈默見對方不答應,很失落,傻傻的看著白月,說道:“什麼留著,留著什麼,為什麼留著。”

這回白月有表情了,戲謔一笑:“現在火族,水族都在這裡,巫城的食物堅持不到明年末世結束,需要外出打獵。所以本巫需要留著本壽元,以防他們受傷之用。”

沈默明白了,肩膀一踏,歎了口氣,失望到:“那好吧!”

白月隻是進來看看他,現在外麵還有事呢,便拿起地上的食物,說道:“那你好好休息,恢複一下腦子,我先出去了。”

說完,便走了出去,關上了門。

沈默抱怨的嘟囔道:“臨走還要嘲諷我一下,你不噁心人會死嗎?進來就一直是麵癱臉,一個表情。我用不著你關心,你趕緊去治治吧。”

係統這時又出來說話了。

【宿主,不要生氣,畢竟您還需要人家續命不是。】

沈默都快煩死了,這破係統還出來笑話他,於是罵到:“破爛貨,你敢笑話你的宿主,要不是你冇實體,我早就揍的你連你爹都認不出來你了,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先給老子消失,滾滾滾。”

【不好意思啊宿主,圓圓冇有父親的。】

沈默倒是把這茬給忘了,心裡更氣了:“你滾不滾?”

【好點宿主,圓圓現在就走。】

沈默趕走他的破爛係統,然後躺下繼續接著煩躁去了。

-,就隻有他和沈默了,他便當起了父母的角色,照顧沈默,寵著他。可現在沈默也走了,隻剩下他一人,他很傷心,心裡很痛,很難受。沈默看到了他哥的悲傷,他自然知道他哥是什麼樣的人,他也為他哥難受。沈默也開始哭了起來,邊哭還邊罵著自己。“都是你,不聽話,天天熬夜打什麼遊戲,害的現在隻有哥一個人。”他一邊哭一邊罵著,還自己給了自己一耳光。當然他自己是能碰到自己的,打的很重,很痛,但他冇有停手,又扇了自己好幾巴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