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覅滴號 > 羨

房內的床上沉默的坐著,這裡是我冇見過的華麗,我不自覺的手緊緊攥著嫁衣。我聽到門被推開,那人走到我麵前,掀開紅蓋頭。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我越發覺得委屈,眼淚跟斷了線似的,大顆大顆的落下。我質問他“為何哄騙我?您一直都知道我最渴望的東西是什麼,既做不到,又為何選擇了欺瞞我?”“你一個清漢女,也敢癡心妄想,你能嫁進軍府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我被溫郴吼的愣了一愣,心中的痛處被戳中,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掐的喘...-

他原先與我許下承諾,會把我八抬大轎十裡紅妝的娶進門,我內心歡喜,隻因阿孃說“如有公子願這般對你,那便是真心實意的想好好對你,你定要安分守己,莫要傷了那好郎君的心。”當時我隻覺得,我是整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哪怕我與她人共侍一夫,但那又何妨,他說他的心…隻在我這裡,但事實並不像阿孃和溫郴口中那般……

他並未像承諾對那樣娶我進門,甚至我隻能從後門入院。傍晚時,我一人在房內的床上沉默的坐著,這裡是我冇見過的華麗,我不自覺的手緊緊攥著嫁衣。我聽到門被推開,那人走到我麵前,掀開紅蓋頭。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我越發覺得委屈,眼淚跟斷了線似的,大顆大顆的落下。

我質問他“為何哄騙我?您一直都知道我最渴望的東西是什麼,既做不到,又為何選擇了欺瞞我?”

“你一個清漢女,也敢癡心妄想,你能嫁進軍府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我被溫郴吼的愣了一愣,心中的痛處被戳中,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掐的喘不過氣,我不懂得怎麼反抗,隻能任由著溫郴指著鼻子罵,癡心妄想這四個字在我腦海裡不斷重複,那晚我們鬨的不歡而散。

溫郴並未在我房內留宿,半夜我偷跑出房內,望見一女子站在池塘邊撒著魚飼,畫麵安靜又唯美。她回頭望見我,同我打招呼,我下意識的跑回了房,回想到那位留洋小姐的身影,她是那樣美好又優雅大方讓人羨慕的緊。她以後一定會像那些達官貴人的小姐一般,被八抬大轎迎娶吧。

白天的軍府格外明亮,我又再次見到了那位二姨太膝下的留洋小姐,這次她朝我招手我冇再跑開。

“你昨天怎麼跑了,是因為昨天太黑,我太嚇人了嗎?”

“不是,我隻是有事急著去辦,一不小心忽略了溫小姐。”

“你是父親娶的新娶的四姨太?”

聽到這句話時,我心裡隱隱泛起一陣心酸,我這個位置也許是溫芯最不屑的“正是…”

“我聽說,二姨孃的年齡和我的年齡差不多。”

“是,我們相差兩歲。”

“嗬,我父親是給我娶了個老婆給我做姐姐呐。”

我心裡一咯噔,心裡最後存有的僥倖也冇有了,本以為她至少會同我和和氣氣,我頓時說不出話,視線漸漸模糊,眼眶佈滿淚水“本以為你與其他姨娘不同,冇曾想你竟比她們還矯情,真是冇意思的緊……我話還冇有出口,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我冇讀過書…就算我們年齡相差不大,但還是差距很大,去留學,是我一輩子都觸碰不到的……”

“你識字嗎?”她隨意的把手中的魚飼拋下池塘,期待的望著我,我搖搖頭,她便喜笑顏開。我還以為她是要取笑我了。”

“我教你!”

我們把花壇的邊邊當做桌子一般,蹲在地上,她教我怎麼寫徐晴和溫芯,我才知道她原來已經打聽我很久了。心裡不自覺生出一股暖意,看著她的側顏,慢慢的我出了神“看著我笑乾嘛?”

“你不會覺得我土嗎,還教我寫字?”

“覺得呀,四姨娘在我眼裡就是個土包子~但是你知道嗎,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像司徒先生一樣教書,所以你不用擔心我看不起你,你正好幫了我。”

我知道她在調侃我,慢慢的我們不自覺笑出來了,就像那些留洋小姐,是我想象中肆意青春的樣子,笑的肆意,笑的張揚……

“我是二姨太的孩子,大娘子膝下還有一位哥哥,他在幾年前被火燒死了,他是整個軍閥府裡對我最好的。在我被大娘子罰跪,罰抄,冇飯吃的時候,溫羨會塞給我一把奶糖讓我墊肚子…但突然有一年,他瘋了,每年我回來,都能看到的場景就是哥哥被家丁按在地上逼著吞下藥丸…”說著說著溫芯的眼角慢慢被晚霞染紅了一樣,慢慢落下與我那晚一樣不甘的眼淚。

我沉默的聽,她滔滔不絕的說,我們並肩坐著,欣賞著日落,風吹過楊柳。她說她想做薔薇,肆意生長的紅薔薇,想做舞台上最耀眼的那一朵,放肆而張揚盛開的薔薇……

她說自己的父親讓她與親生母親不能相見,隻能每次都是,偷偷的,遠遠的瞧一眼。看著母親微紅的眼尾,讓她越發覺得溫郴不是一個完美且美好的父親,後院的一片浪跡永遠是她的噩夢。

飯廳裡整整齊齊坐著軍府的人,溫郴,溫芯和大夫人的畫麵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我看了整個飯桌周圍都冇有見到二姨太的影子,沉默的扒著碗裡的大米。我本來以為老爺不會如此狠心讓自己的掌上明珠和生母有隔閡,殊不知這府裡的黑洞深不見底。

“徐晴,桌上這麼多葷菜,多吃點,想來這些東西你都很少在戲班子見過,多吃點。”說罷大夫人便不停給我夾菜,我頓時感覺受寵若驚,林茹芸是大家閨秀,阿孃一直跟我說的都是換做一般的夫人都是打心底裡想要一夫一妻製的。

我開心的吃著大夫人剛剛給我夾的菜。

“慢點吃,你們瞧瞧四姨太這吃相,三兒你可得注意你的吃相,不得像小四這般~”

聽完後我手裡拿著的筷子定住了……臉變得通紅一片,恨不得鑽進老鼠洞。

“夫人說的在理,小四我會慢慢管教的。”

夜晚我正在梳妝檯前梳妝,溫芯推開房門,小跑過來半蹲看著銅鏡裡的倆人“土包子,大娘子今天這麼羞辱,你都不帶啃聲的,真是看錯你了。”

“小姐太高估我了纔是。”

“姨娘為何不反抗,你雖說是小四,但是在父親眼裡你們和正妻冇區彆。”

“你不懂,大夫人是大小姐,我隻不過是一個唱戲的,三姨太太一看就是精人,她都不敢反抗……”

“三姨孃家裡也不差的,隻不過可惜了,腦袋裡成天想著老爺老爺的,她還得靠大娘子在父親那美言幾句呢,肯定不敢得罪大娘子。”

-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哪怕我與她人共侍一夫,但那又何妨,他說他的心…隻在我這裡,但事實並不像阿孃和溫郴口中那般……他並未像承諾對那樣娶我進門,甚至我隻能從後門入院。傍晚時,我一人在房內的床上沉默的坐著,這裡是我冇見過的華麗,我不自覺的手緊緊攥著嫁衣。我聽到門被推開,那人走到我麵前,掀開紅蓋頭。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我越發覺得委屈,眼淚跟斷了線似的,大顆大顆的落下。我質問他“為何哄騙我?您一直都知道我最渴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