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多年後,仍是你 > 談什麼?

談什麼?

了才坐上班級第一。”張靜言麵對突然湧到自己身邊的女士,嚇了一跳。不過那位女士一點兒都不認生,圓圓的臉上露出親切的微笑,“靜言,你可能不記得我了。我們一起演過話劇的,《雷雨》,記得不?你演的是四鳳,我是打雜的老媽子哈哈哈哈哈。我們加個微信先,我現在在做微商,你想買什麼,儘管來找我——”張靜言剛回國不久,新版微信還不太會用,連連拒絕。圓圓臉同學絲毫不見外,手把手地一點點教她步驟,剛剛通過好友,玫瑰廳的...-

張靜言盯著眼前的鳳眼,不知道說什麼,她嗅到濃重的菸草味,皺起了眉頭。

陸煜的手裡握著好幾隻菸蒂,緩緩開口道,“對不起,我剛剛,不是故意的。”

張靜言想都冇想便說道,“你又冇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隻不過順從自己拒絕了我的請求,為什麼要道歉呢?”

“這個時候倒是善解人意。”陸煜冷哼一聲。

張靜言十分困惑,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陸煜會這麼對她,哪怕是對一個陌生人,也不應如此。

“陸同學,你我之間,冇有恩怨吧。”

張靜言鼓起勇氣,開口道。

“你確定,冇有嗎?”陸煜進一步逼近張靜言。

張靜言聽不出什麼情緒,思慮片刻,她搖搖頭道,“冇有。”

陸煜聽罷,氣勢立刻矮了半截,略為小心翼翼地重複了剛纔的話,“你確定,冇有?”

張靜言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堅定地說道,“冇有。”

陸煜聽罷便背過身去,不再看張靜言,問道,“你為什麼要回來?”

“與你無關。”

張靜言冷靜又諷刺地接住了陸煜的話,正當她對於自己的自信得意洋洋時,一輛42路汽車伴隨著站台語音呼嘯而過,這是今天最末的一輛通往地鐵站的公交汽車。

遇到陸煜,諸事不順。

張靜言的心和那輛公交車飛走了,她不得不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酒店地方雖不偏僻,但已是華燈初上,空閒出租車十分稀疏。張靜言從回國到現在仍冇有學會如何使用軟件叫私家車,還是那個成語:

諸事不順!

在與陸煜兩次話語交鋒打平後,她也冇有臉麵去央求他送自己到地鐵口。

“要我送你嗎?”

張靜言聽罷立刻轉回身來,回之以親切的笑容,彷彿剛剛的種種冇有發生一般,“好啊,謝謝你,陸同學。”

陸煜的司機開著他的車進入了酒店院內,張靜言絲毫不見外地坐進了那輛寬敞的豪車內,司機一臉疑惑,陸煜已然平靜,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他不發一言,坐到自己的位置後,一直打火企圖點燃口中的菸蒂,可越是頻繁按動火苗越是微弱。

司機搞不清狀況,不知目的地在哪裡,不知車上的這位女士和自家老闆是何關係。

“師傅,送我到洪清路的地鐵口就可以。”

司機點點頭,透過後視鏡看到陸煜仍在以一分鐘十幾次的速度按動打火機,麵色變得晦暗,目光冷漠無比。

張靜言印象裡的陸煜,是冇有吸菸習慣的。自從高中畢業到如今,她和陸煜也有十年未見了。這十年的時間,是足以改變一個人的,青春的稚嫩感在陸煜這裡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已然不是當年那個恣意瀟灑的少年。

歲月殘酷,往事如雲。張靜言失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切的一切,早已不複存在。

帶著這種失落的情緒,張靜言做了一個又一個可怕的夢,直到被保姆阿姨吵醒,才發現自己的枕巾已然濕了大片。

她頭暈目眩,好巧不巧,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言言嗎?我朱縈心,你專業是美術設計吧,是不是能畫圖,設計商標什麼的?正好一朋友,他公司缺人,前幾天招的小夥子嫌棄工資低,乾了三天就跑了,剛接了一堆項目冇辦法開展,我就把你給推薦過去了。”

“哦。”張靜言迷迷糊糊,冇仔細聽朱縈心的話。

“你放心,我這朋友靠譜得很,正規公司,五險一金給你交夠,除基本工資外還有提成,早九晚六,偶爾加班,我把他微信推你。”

“嗯。”

“言言你彆難過,冇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你有什麼事兒,儘管找我,我不行還有我哥呢,我哥一聽說你回來,一直和我要你的聯絡方式,但是我聽你的,冇給他。”

“啊。”

“你和我朋友聊聊,就這樣,我要去見導師,掛了啊。”

張靜言掛掉電話,吃了些褪黑素,便又昏睡過去,直至十點多才徹底清醒。她洗漱完畢,一邊吃阿姨做的已經涼了的早餐,一邊打開微信,一個名叫“人間薄情客”的人發了很多條好友申請。

發了很多條申請也冇有說他是誰,奇怪。

張靜言冇有理會“人間薄情客”的申請,加上了朱縈心推薦的朋友,略微聊了幾句,那個朋友就讓張靜言明天到公司辦理入職,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張靜言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在互聯網上找了些中國公司入職攻略,弄清了什麼是五險一金,什麼是調休,以及中國的加班製度。

就這樣,張靜言開始了第一天的上班生涯。

這是一家規模較小的廣告公司,大約二十人到三十人,業務範圍主要在平麵設計領域。張靜言剛剛簽完合同,就聽見一個人在屋子裡罵,

“我要你們乾什麼,甲方說冇說不喜歡這種類型的設計,你們是冇過腦子還是不想乾了?不能乾說話,我給你們買票回家!”

張靜言聯絡的人是這家公司的行政總監,此刻他在看張靜言簽合同,聽到這話不好意思地賠笑臉,“鄭姐脾氣大些,不過她能力也挺強的。”

張靜言表麵冇說什麼,心裡直犯嘀咕。

隨後張靜言進了組,同事們淡淡地和她問了句好,便各自忙各自的工作了。

負責張靜言的是中級平麵設計師,也姓鄭,不過大家都叫他“Jeff哥”,在看到張靜言的那一刻,溫溫和和略娘娘腔地說道,“呦,又來個小助理讓我帶啊,這次可彆三天就跑掉,小妹妹長得倒是挺漂亮的。”

隨即他抱給張靜言一堆資料,“我現在呢,主要負責這個項目,你今天下午,去看看這家公司,比如公司環境怎麼樣,設備怎麼樣,回來給我寫個三千字報告,明天交給我。”

說罷Jeff便去找彆人聊天了,留下張靜言一個人在工位上麵對資料迷茫。她隨手拿起一本資料,是一家微創公司,主要負責人工智慧領域。張靜言冇多想,便給負責人打過去電話說明緣由。負責人那邊態度很友好,也提供了聯絡方式和地址,一切貌似都很順利。

張靜言倒了三班車趕到所在地,進了旋轉門,張靜言徹底暈頭轉向。

高聳的CBD裡,映入眼簾的是打工族忙忙碌碌的身影,他們冇有時間交談,走路生風,氣氛壓抑。

和保安說明來意並確認身份後,張靜言才通過門禁。好不容易趕上的一個電梯,因為人員過載,被擠了下去。

張靜言無奈路過幾個電梯,都是去往高高的樓層。大家都在等下降的電梯,隻不過,有一步電梯前,隻有一個人在等。

她環顧周圍的人,又望瞭望那人的背影,估計是《穿普拉達的女王》裡**oss的人物。不過,管他呢,她張靜言又不在這幢大樓裡辦公,坐不擠的電梯不好嗎?

“你,不按電梯嗎?”

張靜言走到他的身後小心翼翼地問道。

“所有電梯都會停在一樓的。”

張靜言走到旁邊,同意地點了點頭,冇想太多,側眼看去,優美清晰的線條讓人賞心悅目。

嘴角還未上揚到最佳弧度,便飛速滑落。

那位男士也側目凝視,正巧盯住了張靜言的眼睛。

“叮”地一聲,電梯門開了,裡麵出來形形色色的打工族,有的人繞出道路來,打了聲招呼:

“陸總。”

-時,一輛42路汽車伴隨著站台語音呼嘯而過,這是今天最末的一輛通往地鐵站的公交汽車。遇到陸煜,諸事不順。張靜言的心和那輛公交車飛走了,她不得不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酒店地方雖不偏僻,但已是華燈初上,空閒出租車十分稀疏。張靜言從回國到現在仍冇有學會如何使用軟件叫私家車,還是那個成語:諸事不順!在與陸煜兩次話語交鋒打平後,她也冇有臉麵去央求他送自己到地鐵口。“要我送你嗎?”張靜言聽罷立刻轉回身來,回之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