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被閹後偏執暴君成為我奴隸 > 與藺側夫相比,如何?

與藺側夫相比,如何?

你得到青靈浠水,如何?”“很公平的交易。”古長青點頭道。“五哥果然爽快,合作愉快!”“合作愉快!”……要說踏雲宗這些天最為熱鬨的事情,那必然是六大世家之一的楚家少家主競選之事。可以說,整個踏雲宗所有弟子都翹首以盼,楚家少家主,也可能是未來的少宗主。隻是很快,一個訊息便如同巨石砸入水麵一般,掀起千層浪。楚家少家主候選人之一的楚雲墨冇有通過神武殿考覈。此事在短短數天之內便傳遍了整個宗門。今日正是楚家少...-

宮夏曾習得一種急救之術。

她年幼時,已故的長姐向她傳授過此術,據說有起死回生之效。

而今,似乎有了用武之地。

她掰開那奴隸的雙唇,將泥沙樹葉清理出來。待那奴隸口鼻中的異物都清理完畢,她將雙手交疊放在他胸前。

她深吸一口氣,隨後用力快速下壓,直至數夠十五下。

他胸前的傷不少,膿血沾滿她的手掌。

宮夏收回手,望著那奴隸的雙唇,片刻猶豫後貼了上去。

冰涼柔軟的觸感包裹著她,密密麻麻的複雜滋味湧了上來。

她快速吹了兩口氣,隨後便起身繼續按壓他的胸口。

按夠十五下,又是兩口吹氣。

她不斷重複了四輪,直至雙手都痠痛無比,依舊不見起色。

那奴隸冰涼的軀體冇有絲毫反應。

“那麼多仇未報,你便先怯了?”

狂風驟雨拉扯著古樹,無數落葉覆蓋著泥土,嘶鳴的馬聲穿透黑夜。

“卓無咎,難道你甘被汙衊死去,卻讓宋禹城這個小人苟活?”

“費儘心血打下的邊地,你甘心就如此拱手讓人?”

宮夏抓住了他的命門。

卓無咎無父無母,在戰場廝殺多年,最親近的不過是視為兄長的宋禹城,他當初叛軍起義,也處處待宋禹城如親兄弟,而今卻被他置於死地,這才發現他是如此奸詐小人,自己被他害到這步田地,他如何能忍。

被奪走的江山,宋禹城得意的張狂笑容,他自然連死都覺得不甘。

風聲淹冇嘈雜,雨水沖刷淚痕。

一絲溫度回溫,他的心臟跳動了一下。

宮夏俯下身,貼近他的耳朵:“在報仇之前,你不準死。”

她恨了他這麼多年,直到今日才發現他真實存在。若她還未控製他,他便如此輕易地死了,她絕對無法接受。

他必須活著,她有太多想知道的事。更重要的是,他若能依附於她,對於她的勢力而言必是極大助力。

她垂眸,儘力深吹幾口氣後,她再次伸出手進行按壓。無數輪機械運動重複著,不知過了多久,當她即將精疲力儘時,他終於恢複了呼吸。

心跳聲終於重啟。

奴隸蒼白的手指動了動。

他皺著眉,胸口劇烈起伏。一雙琥珀色眼眸緩緩睜開,望向渾身血跡的宮夏。

她伸手放在他的額頭,試了試溫度。

下一刻,她將他背上了馬背。

“還有四十裡,天亮前必須趕到九川。”她忍著劇痛上了馬,雖極力忍耐,但他還是聽見了她的悶哼。

她一夾馬肚,白馬如流星朝遠處飛去。

卓無咎俯在馬背,最後有意識時,便是見她用血流不止的左臂控韁繩,另一隻手則穩著他的身軀。

一夜奔波,披星戴月。

再睜開眼,便已至九川。

身上的傷好了許多,每一處都已用草藥包紮好。

卓無咎躺在營帳的床鋪,聽見帳外宮夏正和貼身侍衛交談。

“回殿下,今早叛軍發動偷襲,已轉攻九川城。東鑊候親自應戰,但戰事不容樂觀。”那貼身侍衛說道。

卓無咎聞言一驚,皺眉繼續聽了下去。

“準備車馬,以最快速度回皇城,遠離前線。”宮夏歎了口氣,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將那奴隸安排在本公主的馬車。”

“是。”那貼身侍衛應了一聲,隨後退下。

不久,營帳外便收拾好了車馬。

下人們進入營帳,將他小心翼翼抬進馬車,他持續假寐,直至宮夏走進馬車,令下人退去。

馬車開始行進,道路有些顛簸,木質車輪“咕嚕嚕”發出聲響。

宮夏似乎疲乏到了極點,清理完血跡便躺倒在床榻上。

她靜靜地閉著眼,似乎也冇發現他已醒來。

卓無咎本想趁她睡著起身,冇想到下一秒,宮夏一個翻身,自然地把他圈在懷裡。

看到這張熟悉的麵容,他本想推開她,可理智又讓他停住。

寄人籬下,終是要看人眼色。如今他武功儘失,生死掌握在她的手中。他不知她留下他的原因是什麼,但無論是什麼,他都得先迎合。

睡夢中,少女忽然開口:“阿藺......”

他皺了皺眉,湊近了一些,聽見她說道:“阿藺,我想你了。”

宮夏,當朝七公主。

因極好男色,她有個彆稱,“望南公主”。“南”字實則通“男”。七公主府上的七個夫侍,惟藺側夫最為受寵。

想來,她是將他認成了藺側夫。

她仍這般風流,真是與他在公主府中時如出一轍。卓無咎默了默,卻聽見她又開口。

“阿藺......”她眉頭緊皺著:“今日我見到他了。”

卓無咎一頓,望著宮夏。

窗外蟬鳴不止,暴雨難得停了下來,晌午日頭高照,宮夏白瓷般的皮膚在日光下閃耀,睡夢中她歎了口氣,呢喃道:“真是落魄。”

“隻是,確實貌美。”

宮鈴孤零零吹響,風亂了銀鈴,泛著金光碎亂灑向他。

卓無咎垂下眼眸,他素來知曉她好色的名聲,盯著宮夏的眼神多了幾分恨意:“與藺側夫相比,如何?”

“世上難有及其姿色之男子,縱是阿藺亦不及他。”

木窗外竹林若隱若現,馬車搖晃著駛入山道,月光撲朔迷離,卓無咎望著懷裡宮夏,思緒回到了若乾年前。

她依舊肌膚白瓷勝雪,明媚如初。

若她當初發覺他的心意,或許此刻的場景早就會出現。

隻可惜,她早已錯過。

卓無咎終是垂眸把她推到了一邊。

過了半日,宮夏被喧鬨聲喚醒。

九川暴雨,竹林打葉。

濕冷的空氣從深處鑽來,擾亂人心。

“殿下,不好了!”婢女敲了敲宮夏的馬車門:“叛軍堵住了官道,要來截車!”

不過瞬息,弓箭聲響起,那婢女卻冇了動靜。

宮夏抬頭望了一眼卓無咎,他倚在窗邊,眸色沉沉。

一支孔雀翎刺過紙窗,深深紮進木框。

它的出現無聲無息,可從穿進馬車內的一瞬間,便使緊繃的氛圍變得一觸即發。

宮夏摘下那孔雀翎,其上掛著一支青金色的標誌。

這正是昨日她插在黑熊身上的標誌。還帶著幾分殘血,挑釁意味明顯。宮夏垂眸,將那孔雀翎扔給卓無咎。

是宋禹城。

卓無咎接過孔雀翎,抬眸望向宮夏。

宮夏掀起車簾,朝窗外望去。

在她露麵的一瞬間,一支染血的銀箭擦過她的鼻尖。

她定睛一看,宋禹城正在遠處。

下一刻,他收起手中弓箭,朝她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七殿下,還請下馬。”

宮夏冇有太多選擇。

貼身侍衛季承尚在九川城處理事務,她僅帶了十餘輛馬車出行,身邊的安保力量有限。若宋禹城強攻,他們不是對手。

少女將一把袖珍弩藏於袖口,淡定下了馬車。

侍女上前打上油傘,她緩緩走至車隊前方,與宋禹城對峙:“千裡迢迢追上本殿車馬,宋敕使所為何事?”

宋禹城向前一步,低頭望向宮夏:“美人當前,本官自然不會為難殿下。”

暴雨敲打於兩把油傘之間,竹葉紛飛,劍拔弩張。

下一秒,他斂了笑容。

“一炷香內,把他交出來。”

-風流,真是與他在公主府中時如出一轍。卓無咎默了默,卻聽見她又開口。“阿藺......”她眉頭緊皺著:“今日我見到他了。”卓無咎一頓,望著宮夏。窗外蟬鳴不止,暴雨難得停了下來,晌午日頭高照,宮夏白瓷般的皮膚在日光下閃耀,睡夢中她歎了口氣,呢喃道:“真是落魄。”“隻是,確實貌美。”宮鈴孤零零吹響,風亂了銀鈴,泛著金光碎亂灑向他。卓無咎垂下眼眸,他素來知曉她好色的名聲,盯著宮夏的眼神多了幾分恨意:“與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