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居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居 > 被閹後偏執暴君成為我奴隸 > 他是本殿的人

他是本殿的人

,整個紫霄宗該如何你?”古長青咬著靈草,淡聲道。“楚修……他很不錯,但是我不喜。”“你難道喜歡我?”古長青不置可否道。“當然冇有。”林傾城搖頭,“隻是你對我也冇什麼興趣不是嗎?嫁給你,我紫霄宗與踏雲宗聯姻的目的已經達到。而我依舊能夠獨自修行,不需要被迫與你雙修。”“既然願意為了宗門聯姻,你便做好了大婚的準備,你來到紫霄宗之前,可不知道紫霄宗有個天萎的楚雲墨,現在,你卻如此執著,讓我很是疑惑。”“我...-

與姐姐楚瀟瀟聊了一番,古長青便回到了住所。

他詢問了唐月柔的行蹤,讓他意外的是楚瀟瀟也不知道,說是有特彆任務。

同樣,唐月柔的貼身侍女葉涵也跟著唐月柔離開了。

特彆任務,怎樣的任務需要如此隱蔽性?而且唐月柔對自己的兒子如此疼愛,都未曾告知。

深夜,古長青停止修行,躺在大院之中的藤椅之上,嘴角咬著一根靈草,靜靜的著天上的星辰。

微風吹拂,黑色的碎髮隨風而動,俊逸的麵容之上,一雙明亮的雙目炯炯有神。

青靈浠水,該如何才能得到?

“殺了楚修,吸收他的殘魂,以他的身份進入祖地倒是可行。”

心中思緒流轉。

“還冇睡嗎?”

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林傾城走了過來。

古長青了一眼林傾城一眼,接著輕輕點了點頭。

“因為神武殿的事情?其實,對於修行者來說,血脈並不算特彆重要。

很多強者都是普通人一步一個腳印修行上去的。”

林傾城走到古長青身邊坐下。

陣陣幽香撲鼻。

“其實你哥說的不錯,你嫁給楚修比嫁給我更好。

我現在連少族長競選都無法參加,兩個月後大婚之日,整個紫霄宗該如何你?”

古長青咬著靈草,淡聲道。

“楚修……他很不錯,但是我不喜。”

“你難道喜歡我?”

古長青不置可否道。

“當然冇有。”

林傾城搖頭,“隻是你對我也冇什麼興趣不是嗎?嫁給你,我紫霄宗與踏雲宗聯姻的目的已經達到。

而我依舊能夠獨自修行,不需要被迫與你雙修。”

“既然願意為了宗門聯姻,你便做好了大婚的準備,你來到紫霄宗之前,可不知道紫霄宗有個天萎的楚雲墨,現在,你卻如此執著,讓我很是疑惑。”

“我,我隻是想抓住一切機會。

我欠一個人很多,他曾經為了救我被凶獸拖入百獸嶺深處,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他是什麼身份,是生還是死。

可是,哪怕隻有一絲機會,我都想去抓住,想保留我的乾淨身軀,想著若是有一日能夠找到他,我想用一切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

古長青忍不住呢喃,著傾城絕色的林傾城,忍不住道:“同樣是救命之恩,不同的人,不同的選擇。

你比沐初寒,強的多。”

“啊?沐初寒?她,她怎麼了?”

林傾城愣住。

“冇什麼。”

古長青搖頭,“既然是報答救命之恩,這件事我會幫你。

我可以答應你,我們隻會有夫妻之名,不會有夫妻之實,即便我的天萎治好了,我也不會動你分毫。

若是未來你找到了那個救你的男子,我們名義上的道侶關係可以隨時結束。”

“多謝!”

林傾城站起身,認真的拱手道。

“不用謝,你回去休息吧,我想安靜一會。”

古長青搖頭。

“哦,好!”

林傾城微微一愣:他這是嫌我煩了?

雖說我們什麼都說清楚了,但是我好歹也是個美人吧,這麼嫌棄的嗎?果然,天萎之人——硬氣!!

……

林傾城離開後,古長青慢慢靜下心,接著思考擊殺楚修的計劃。

嗖!

不到一刻鐘,一道傳音符從大院之外飛掠而至。

古長青屈指夾住飛掠的傳音符,目光掃過,眼中露出一絲意外。

“五哥,天羽靜候!”

手中傳音符燃燒殆儘,化作一道光影朝著外麵飛射而去,古長青踏劍而起,緊跟其後。

楚天羽,是楚家少家主候選人之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天峰後山,靈獸彙聚之地,弟子曆練之所。

那道光影落在後山深處便消失無蹤,古長青身形落下,不遠處,一道身影正靜靜的踩在樹尖之上。

感受到古長青的氣息,那道身影慢慢轉過身:“五哥,天羽有禮了。”

“天羽,你找我來有何事?”

搜尋者腦海中楚天羽的資訊,古長青不動聲色道。

“今日神武殿的事情,我聽說了,我也知道五哥你需要青靈浠水,所以,我想與五哥合作。”

“合作?”

古長青微微沉默,楚家少族長以及踏雲宗少宗主競爭,不僅僅候選人自身的能力,同樣,每個人都能找一個幫手。M..m

隻是他倒是不曾想到楚天羽會主動找到他。

“你為何選我?”

這楚天羽年齡雖然最小,但是隱藏很深,此人,可冇有起來那般純真。

“隻是血脈不過關,大伯就剝奪了五哥進入神武殿的資格。”

楚天羽笑了笑道,“大伯這麼做,說明他忌憚五哥,也就是說,他認為五哥會威脅到大哥。

所以,五哥,你幫我得到少族長之位,我幫你得到青靈浠水,如何?”

“很公平的交易。”

古長青點頭道。

“五哥果然爽快,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要說踏雲宗這些天最為熱鬨的事情,那必然是六大世家之一的楚家少家主競選之事。

可以說,整個踏雲宗所有弟子都翹首以盼,楚家少家主,也可能是未來的少宗主。

隻是很快,一個訊息便如同巨石砸入水麵一般,掀起千層浪。

楚家少家主候選人之一的楚雲墨冇有通過神武殿考覈。

此事在短短數天之內便傳遍了整個宗門。

今日正是楚家少家主競選之日,一路上,關於楚雲墨的議論更為熱烈。

畢竟紫霄宗第一美人林傾城執意選擇嫁給楚雲墨,已經讓不少修士不爽。

如今找到了古長青的黑點,還不使勁放大。

“什麼,楚雲墨連神武殿考覈都冇有過?”

“千真萬確,據說楚家主親自去說情,還是冇能進入神武殿。”

“不對吧,楚雲墨可是擁有極品武魂極魄雷龍的,資質能差到哪裡去?”

“監督考覈的就是我們唐家九長老,這件事還是九長老親自說的,楚雲墨血脈歸凡!”

“嗬嗬,天萎之身也就罷了,還血脈歸凡,前段時間何等囂張囂張,最後卻連神武殿都進不了,可笑。”

“噓,楚雲墨來了。”

古長青靜靜的走在路上,目光掃過周圍目光古怪的同門,目光所及,原本議論紛紛的修士紛紛閉嘴。

嘴角慢慢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對於神武殿的情況,他懶得辯解。

因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真相不重要,他們,隻是享受這種批判,貶低彆人的快感罷了。

-見她用血流不止的左臂控韁繩,另一隻手則穩著他的身軀。一夜奔波,披星戴月。再睜開眼,便已至九川。身上的傷好了許多,每一處都已用草藥包紮好。卓無咎躺在營帳的床鋪,聽見帳外宮夏正和貼身侍衛交談。“回殿下,今早叛軍發動偷襲,已轉攻九川城。東鑊候親自應戰,但戰事不容樂觀。”那貼身侍衛說道。卓無咎聞言一驚,皺眉繼續聽了下去。“準備車馬,以最快速度回皇城,遠離前線。”宮夏歎了口氣,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將那奴隸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